“线人”吴七······ 读者在线 alingn.com

  好多年前,我在晚报当记者。一个星期天,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电话,对方说,他是个流浪汉,经常在阅报栏看我们的报纸,由于我的发稿量较大,对我的名字很熟悉,所以,根据报纸上刊登的我的报料电话找到我,希望和我当面聊聊。他特别交代:“如果你有兴趣,请在下午3时到城南广场的大榕树下找我。”

  

  我答应了他。当天下午,我按时来到约定的地点,在榕树下的石凳上,一个衣着脏乱的汉子懒洋洋地躺在那里。他就是我要见的流浪汉吴七。

  

  吴七告诉我,他本来是个小有成就的生意人,后来因为投资失败,在老家待不下去了,所以跑了出来。

  

  吴七给我讲述他的流浪 生活。他说:“我还是一家公安派出所的线人呢。”他告诉我,派出所每个月给他发200元生活补贴,这是他的主要经济来源。为了把日子过下去,吴七平时露宿广场,每半个月去北江大桥下面的小旅社花5元钱住宿一次,为的是利用旅社的卫生间洗澡、洗衣服。

  

  这时,两名衣着华丽的年轻女子从榕树下走过,向吴七挥挥手打了个招呼。吴七等她们走远后,告诉我,她们是做“小姐”的,经常在广场拉“生意”,所以和“常住”广场的他混得很熟。过一会儿,一群小伙子远远地路过,也和吴七打起了招呼。等他们走远后,吴七告诉我,他们是专门偷自行车的,城里那几家大超市门口丢的自行车,约有一半是这伙人所为。有时,吴七为了改善伙食,也会悄悄地到派出所举报一下他们,这样就可以根据赃物情况获得一笔奖金。

  

  通过吴七,我知道了平时热闹的城南广场,到了深夜就是他们流浪者的天堂。经常在这里露宿的那些人,吴七都熟悉,而且大家的背后都有一个耐人寻味的故事。

  

  从此,吴七经常和我保持联系,经常把一些社会上的事情告诉我,有的还成了我的报道素材。我对吴七说,你现在可是双料“线人”了。

  

  一天晚上,吴七急促地来电话告诉我,今晚有几个惯贼邀了他一起去一家企业偷设备,然后送到郊区去销赃。他已将这事报告给了派出所,派出所将在路上跟踪,把他们一锅端了。他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报道素材,所以希望我和派出所一起行动。

  

  深夜,我和民警来到约定的地点守候。不久,果然看到吴七所说的销赃车开出来。民警们开车尾随而去。到了郊区一个废品收购点,双方正在交易,民警突然冲上去,将涉案人员悉数拿下。其间,吴七佯装逃跑,但还是被民警“拿下”。

  

  把涉案人员押回派出所,民警将他们关在不同的房间进行审讯。几名惯贼被民警分别铐在窗户上,吴七则“关”在其中一个房间休息。为了使情节逼真,吴七在和我们悄悄说笑时,故意不时发出痛苦的叫声,好像审讯时被民警打得很重,听得几名惯贼心惊胆战。

  

  后半夜,审讯结束,挖出了一连串的盗窃案。民警们感到累了,派人去买来夜宵以示庆贺。吴七和我们一起吃夜宵,对这次的成果感到十分开心。我赶写了一篇民警深夜抓贼的报道。

  

  没想到,一年以后,居然没了吴七的音信。问民警,他们也说,吴七好久没报料了。吴七没有手机,全凭派出所发给他的电话IC卡与民警联系。吴七不主动露面,民警们一时也找不到他。

  

  前不久,去外省出差,在千里之外的那座城市的火车站广场,突然有人喊了我一声。让我大吃一惊的是,喊我的竟然是久违了的吴七。

  

  吴七告诉了我不辞而别的原因。原来,那天晚上抓到的这几个惯贼,居然识破了吴七的“卧底”身份:那个细心的贼首在买夜宵的民警进来时,数了一下夜宵盒,发现多了一盒。他们由此断定另一盒夜宵是为吴七准备的。于是,他们从看守所出来后,找到吴七,把他关起来,准备收拾他。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吴七找到了脱身的机会,连夜扒火车逃离了原来的城市,至今不敢回去。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