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 读者在线 alingn.com

  我们住得很近,但不常见面,谁也不肯破坏无言的美好契约。

  我骑着车从你家园圃经过,工作中的你抬头打招呼。“嗨!”我笑着,风一样地远逸而去。回到家,看见台阶上养在玻璃罐的一朵花,才知道你来过。我缓缓熬煮樱桃果酱,等待花谢以后,盛装罐中,给你送去。

  如繁复花瓣的绵密心事,如赭红果酱的深邃情思,其实你和我都明白,都不愿意显露。

  一只玻璃罐,轻易穿越两个紧固防卫的孤独心灵。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