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保住你的牛仔裤······ 读者在线 alingn.com

  你没有钱,买不起房,买不起车,一无所有。你真是一无所有吗?其实,你至少拥有一条牛仔裤。留着这条裤子,等20年后,你如果还能穿进去的话,你会高兴得满屋子跑!

  

  记得10年前,我在耶鲁结识了一位教授,他比我年轻10岁左右,属于有房有车的阶层;我则是个年过四十,博士奖学金用完却还没有找到工作的穷学生,属于只穿得起裤子的阶层。他说,当年买这辆车时他刚刚毕业,自己的小屁股坐到驾驶座上,觉得那座位实在太宽大了。可如今,几年有车族的好日子过下来,屁股越来越大,把那驾驶座盖得严严实实。本来很悲情的我听了这些,回家找出一条大学时穿过但舍不得扔的裤子,居然宽宽松松地穿了进去。如今52岁了,30年前的裤子照样是属于我的。这私有产权咱看护得多好!我不仅是高兴得满屋子跑,而且是满街跑,乃至练马拉松把腿都练伤了。

  

  别觉得这些仅仅是调侃,我希望年轻人从中看到许多太容易被忽视的 生活哲学。大家总盯着自己没有的东西,并为之争得死去活来,恨不得把什么都搭上,却不珍视自己所拥有的,不觉得那有什么价值。《纽约时报》著名专栏作家戴维·布鲁克斯(和我正好同年)有一次吐露了真言:大概所有功成名就的中年人,都宁愿把自己的金钱和地位统统放弃,来换回年轻!

  

  年轻时,我也一无所有,工资微薄不说,单位领导早就告知:分房子的事情想也不用想!那时正好是市场经济之初,许多人已经先富起来了,我依然端着个吊儿郎当的心态挺自足。但我知道有两样东西是属于我的私有产权:一是知识,一是健康。我正是因为精心地守护着这两样东西,碰到了后来成为我妻子的美丽女友。

  

  我们闪电般地结了婚,没有婚礼,甚至没有婚床,是一张行军床摆在单人床侧,一 高一低。我们把对方看成一个简简单单、一无所有的个人,喜欢就喜欢这个人,不喜欢就离开这个人,没有任何牵累。如今居然一同走过了四分之一世纪的风风雨雨:当年是她把我作为留学生家属带出国,两人靠她的奖学金按当地最低生活线的一半过日子,而且过得快快乐乐。

  

  如今呢?我们有了车,有了房,最为重要的是,有了个茁壮成长的女儿,并有能力为她选择生活和学习的环境。当然,比起许多同龄人来,我们的家庭还是太寒酸了。

  

  看电视上说,如今找女孩子谈恋爱,准入资格是月收入5000元以上;找个上海姑娘,这标准要提高到7000~9000元!怪不得大家都说“人比人,气死人”呢!但我实在搞不懂为什么要气。看看许多发财的人,他们早就把裤子都输光了。我30多年下来,大学那条裤子则还是自己的。难道输光了裤子的人,不应该听听仍然穿着自己的裤子的人讲讲 人生吗?我看还是那些能坚守者更可敬重。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