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时代······ 读者在线 alingn.com

  有时候得佩服那些编段子的人——

  领导照例说了个不可乐的笑话,大家照例哈哈大笑,唯有王工一人不笑。领导奇怪:你干嘛不笑?王工冷冷道:我明天就退休了,干嘛还要笑。

  我们身边似乎永远有一批“装腔作势”的人。

  没钱的人装有钱,有钱的人装贵族。

  商人在官员面前装孙子,贪官在人民面前装清廉。

  还有人,就像段子里的王工和他的同事一样,他们假装乐不可支,假装充满敬意,他们没有伤害任何人,只是想保护自己,就得被裹挟地参与这场“假面舞会”。幸运者能像王工一样,还有摘下假面的一天;不幸者,或许将要戴上一辈子假面。

  1818年,清代作家李汝珍的小说《镜花缘》问世。在这部小说中有一个“两面国”,国中的人长着两张脸,前面一张脸倒是寻常,后面一张脸却是十分丑陋凶狠、狰狞龌龊,轻易不能露出的。而且尤为奇怪的是,越是前面那脸正气凛然、相貌堂堂、慈眉善目或者天真烂漫,背面那张脸越是猥琐奸邪、恶形恶状。所以,两面国人一概都戴一顶特制帽子遮盖,名为浩然巾。

  200年前的小说,讽刺现实的力度依旧。

  正常的社交礼仪,正常的学习当然不是假面,假面是一种虚幻的自我想象,一种被迫的自我扮演,一种威权下的自我保护。

  比假货更假的是假面。假字当头,是对中国社会的最大伤害。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