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男孩······ 读者在线 alingn.com

  男孩怎么了?近10年来,关于“男孩危机”的话题在世界范围内,以各种不同的表述出现在日常议论、热门书籍,甚至一些国家教育部门的报告中。

  

  男孩的危机

  

  1998年,哈佛大学心理学家威廉·波拉克在《真正的男孩》一书中指出,为什么这么多男孩悲伤、孤独,虽然他们或许看起来健康、乐观、自信。他详细描述了当代的男孩们“被吓坏了”的、“精神拧巴”的状况。尤其是在这种状况下与女孩相比,他们无论在成就还是自信方面,都远远落后于同时期的女孩,整体竞争力下降。

  

  《美国孩子:国家福祉关键指数2007》是一份更细致的研究报告,它用一系列数据表明男孩身体上、精神上、道德上出现的危机。20年来,美国男孩在学业上的表现明显下降,某些方面表现得更为严重,比如学业失败。2000年,美国女性拿到硕士学位的人数是男性的1。38倍,而男孩自杀率高于女孩5倍。

  

  英国的中等教育考试结果也出现同样的倾向,女孩在本就占据优势的语言类学科中继续保持优势,在以前男孩占优势的数学等方面的成绩在1995年开始与男孩持平。2001年考试结果显示,女孩获得5门以上科目的达标率为55。4%,而男孩为44。8%,其中分数级别越高,女孩的比例越高。

  

  男孩危机的研究者评论认为,现代教育方式是男孩成长危机中最为凶猛的杀手,而不当的家庭教育和流行文化更加剧了对男孩的伤害和误导。为此,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03年启动了一项“为了所有人的性别和教育”的调查,提供了一份“国际学生评估项目”。对接近完成基础教育的15岁学生进行评估,这个项目4年间在英国、美国、德国、芬兰等42个国家进行。结果显示,女孩在所有教育评分上都胜过男孩,由此报告提出,21世纪的基础教育更需关注男孩的受教育问题。

  

  中国对这个问题的关注似乎稍迟一步,不仅因为中国还存在着更为基本的女童失学问题,而且一直伸张女性权利的研究者们在对中国的总体评价上,认为中国依然是男权社会,根本还不需要拯救男孩。但是,实际情况远比这个复杂。中国男孩的学习成绩与女孩相比,不仅原来的距离在拉近,甚至在更多科目上落后于女孩。在北京市和上海市,2006~2008年连续3年的文、理科状元都是女孩,2000~2008年,重庆市连续9年的19名 高考状元中,仅有4名男生,2006年,在复旦大学录取的3871名新生中,男生1847名,女生2024名,这是复旦 历史上女生比例首次超过男生。2007年,中国人民大学录取的新生中,女生约占55%。早在2002年,中国政法大学的女生数量已经超过男生。

  

  在身体素质上,1985~2005年中国男孩体质变化状况调查显示,男孩的肺活量、速度、爆发力、耐力、力量等各项指标全部下降,只在其中的个别项目中乡村男孩有所提高。而儿童青少年阶段最常见的多动症、学习障碍、智力障碍、自闭症等心理病症,在男孩中的发病率远高于女孩,男孩还比女孩更容易沉溺于网络。

  

  如果这些还算是一些硬指标,那么男孩中的“娘娘腔”究竟是男孩的误区,还是男性的解放,似乎是一个不那么容易评判的观念问题。

  

  反思与争论

  

  各国的教育学家对男孩危机的分析,几乎得出相同的结论:现代家庭、学校的教育方式以及流行文化正在毁掉男孩们,使他们深陷于无休止的焦虑中。

  

  现代教育制度,被认为是一种工业化的教育制度,工业化时代批量生产的价值观念和思维方式决定了现代的学校制度和考核模式。课堂的静态读写是学校的主要教育方式,它几乎否定了学生获取知识的其他途径,如果教师在课堂上以说为主,那么男孩大脑比女孩更容易感到厌烦、分心、瞌睡。“在这种教育方式占上风的年代里,男孩学习不占优势,在学校长期得不到正面的反馈,他们正在变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和身心疲惫。”

  

  与传统家庭比,过度保护也被认为是对男孩天性的一大伤害。美国有统计显示,现在父母陪伴孩子的时间每周约20小时,是有统计以来的历史最长时间。而中国的独生子女赢得了父母以至祖父母们更多的陪伴和保护,他们宁可把男孩变成胆小鬼也不愿让他磕破了手脚。教育专家的研究认为,大量父母将 注意力转移到孩子身上,已经从过去放任自流,走向了另一极端的过分爱护。

  

  即使在学校的严酷考核体制中,另一方面却又有一些过度保护的规定。为防止学生在校期间发生磕碰受伤的意外,很多学校禁止学生课间休息时在楼道跑动,禁止学生到操场活动,此类行为会被视为“追跑打闹”而遭斥责。同样,为了避免事故的发生,很多学校的体育课也尽量选择绝对安全的项目,而跳山羊、单杠、双杠之类的体育项目正在逐渐从学校里撤出。

  

  中学男孩体内睾丸素高出女孩15倍之多,在这种与女孩保持一致的生长环境中,他们的特长得不到发挥,性格发展得不到引导。男孩们对此要么逃避,要么服从。逃避的结果表现为自信受挫,服从的结果则压抑了他们的另一些珍贵的品质和天性。

  

  当然也有很多人怀疑这些统计和分析,美国教育部高级政策分析员萨拉·米德认为,如果不跟女孩比,只跟过去比,男孩的成就并没有下降,而是提高了。美国男孩的整体学习成绩在提高,大学在校人数在上升,只是他们进步得不如女生快罢了。不应该以女孩的成功来否定男孩的进步,女孩成功的好故事不应该被转化成男孩失败的坏故事。

  

  2000年,美国学者克里斯蒂娜·霍夫·索默斯著书指出,在社会 生活各个层面,男孩的表现明显落后于女孩。她进而谴责“跑偏了的女权主义”,正酝酿着一场“针对男孩的战争”。

  

  最重要的是行动

  

  女性主义运动有一项意外的成果,它几乎在同时催生了男性研究。

  

  著名的贝姆量表测量出目前存在的四种社会性别倾向,包括男性化、女性化、双性化、中性化。前两种是传统的典型性别倾向,双性化则是具备传统男女两方面的优势,而中性化则是性别模糊不明。

  

  对于混合型的“新男人”,人们评价不一。伦敦一位玩乐高手对研究者说:“时尚产业竟然把这种对男性认识的混乱迷失当成好事”,“新男性的形象不过是广告工业自身形象的戏剧化再现,它的道德观建立在一个华而不实的不良基础上。他们推动着男性护肤、保养、青春等产品服务,狠狠地贩卖着各式各样的梦想和欲望”。英国文化研究专家弗兰克·莫特曾撰文说:所谓新男人的成因是由乱七八糟临时撮合的观念压缩而成的。

  

  2003年,美国加州大学布劳迪教授在《从骑士精神到恐怖主义》中追溯,早在工业化前夕,西方世界就一度笼罩着“男性危机”的阴影,弥漫着一种成年男人的躁动。有人担心随着工业化的到来将导致男性缺乏男人气,沾染上女人的娇柔之气,不再适合任何形式的抗争。正是这种危机感促使法国的顾拜旦提议现代奥林匹克运动,英国的罗伯特·巴登-鲍威尔创建了童子军。这些努力都在强调社会历史上对男人的基本要求:探索、竞争、朋友情谊与自我发现。中国现代与欧美有一段时间差,对男性危机的忧虑也推迟到了近10年,但性别教育研究者所发现的问题与欧美国家对男孩的忧虑竟有大面积的重合。

  

  近10年这一波男孩危机的忧虑,在某种程度依然表现出一种对传统男性的怀念。2007年,伊古尔登兄弟合著的《给男孩的危险读物》一度位居《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前列,亚马逊畅销书排行榜的第二位。他们在书里教小男孩爬树、玩七叶树果实、建造一间树屋、捉鱼、磨石、制作弹弓。教男孩用硬币、铝片、醋、盐制作电池,制作耐火布、潜望镜、弓箭、定时器、导火索,用石子打水漂,猎兔子烧了吃。他们坚持把强烈的好奇心、勇敢与礼貌、坚忍、尝试各种挑战等特征,当做完美男性的品质。当然也为男孩讲解英国历史上著名的战役,海盗的黄金年代,也讲文学常识,他们列出了“每个男孩都应该知道的”拉丁语 句子和7首诗,以及“每个男孩都应该看的”书。这分明是在怀念传统的英国男孩形象。它不仅要鼓励男孩的行动能力,也要把男性的注意力从装饰门面的护肤品和电脑游戏转移到野外和社会生活。

  

  目前,很多国家已开始针对这一问题做出回应。英国“促进男孩学业进步”项目由剑桥大学教育学院院长主持,展开了很多实验性计划,甚至把促进男孩学业进步纳入到对地方政府的检查标准中。澳大利亚政府在2002年拨出350万澳元支持男孩教育示范学校计划,中国在上海的一些学校也着手开始了针对男孩的教学实验。

  

  或许在这些研究和实验中能找到新的世界观,真正理解性别差异,培养出更得当的性别感受力,进而把差异视为一个社会进步的珍宝,使男孩女孩都能在差异中找到各自生长的途径。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