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扶不起一个跌倒的老人······ 读者在线 alingn.com

  目前,跌倒是我国65岁以上老年人伤害死亡的首因。

  

  遗憾的是,他们跌倒时往往无人敢扶。偶有雷锋传人试图冒险施救,不是被讹诈就是被法官庄严地依据常识判处巨额赔款,以至于因跌倒而受伤的老人延误治疗而离世的惨剧时有发生。有专家感慨:“13亿中国人扶不起一个跌倒的老人。”

  

  这样的道德境界显然与大国公民的素质相去甚远,为了激励更多人战胜内心恐惧,去扶危济困,社会各方人士群策群力,积极寻求保护这些敢逆潮流而动的救人勇士之良策。

  

  首先登场的力量是公权力机关。卫生部公布的《老年人跌倒干预技术指南》提出:不要急于扶起,要分情况进行处理。旋即引起各方热议。

  

  这份技术指南很技术,考虑得相当周全,但对于非技术的普通公民要掌握,则有必要先去参加一个业务培训班,不然只能对跌倒老人退避三舍。但一提部门办班,笔者就担心个别机关会大喜过望——趁机敛财披上了神圣的道德外衣。还有一点,不少老人跌倒往往情况紧急,如此技术地救人势必延误施救,罪过仅次于见死不救,可见此指南有相当大的局限性。

  

  多年来,笔者遍览诸多新闻,突生一感慨:中国公务员运气就是好得惊人,竟然无人遇到跌倒老人——全是百姓面对救与不救陷入艰难抉择。真心想说一句:与其有关部门发布技术指南,不如有干部冒着巨大风险去街头扶持老人,不仅对群众激励效果显著,也能顺便普及些救人常识,岂不两全其美?

  

  还有一个可以起到强力模范带头作用的是富豪,反正慈善行为越来越像牟利和作秀,倒不如去街头扶起个老人,既能改善自身形象还能先富带动后福——不是从物质层面而是从精神层面。

  

  鉴于出现这样的楷模尚需时间,加上道德疑似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国人搀扶跌倒老人的信心似乎要依赖法治。某日下午2时左右,一位八旬老人摔倒在昆明市麻园农贸市场门前路上,不少路人驻足围观却一直无人敢上前搀扶。热心的许女士想上前搀扶,又担心“蒙冤”成为昆明版的“彭宇”,最终她找来了两人作证才扶起老人。不少市民表示,如果再遇到老人摔倒的事情,他们也会像许女士那样,先寻找证人,再做好事。

  

  但不是每次救人都能顺利找到证人,最好出门备好纸笔和摄影摄像装备,前者用于意识清醒的老人签字画押自证本人跌倒,后者用于证明自己没有加害意识不清醒老人。

  

  这些所谓良策听着不仅操作困难,还有些让人心惊肉跳——一个五千年文明史的国度何以如此人人自危?

  

  最近传出这样一个故事,宛如灰色世界一抹动人的亮色。

  

  刘士胜和李孝香都是(合肥)新站区磨店社区沿河村的村民,两家并不熟。2011年8月13日9时许,赶集回家的刘士胜遇见了李孝香的婆婆李家珍。出于好心,刘士胜开着电动三轮车带了老人一程。没想到,刚到村口车子翻了,76岁的李家珍一头栽到地上,过世了。刘士胜好心办了坏事,为了表达心中的愧疚,先后4次要给钱,都被老人的家属婉拒了。理由很简单:“我们家是不能为了钱卖了良心的,我也是这样教育孩子的。”

  

  我承认被这个故事感动了很久,甚至因此产生了去搀扶跌倒老人的冲动。

  

  李孝香家人再次证明了一个真理:搀扶老人,靠的不是技术、证据,而是善良和感恩。

  

  拯救跌倒老人,先要唤醒更多人的良知——因为做这件事本来就没道理,该属人性的原点——本能。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