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膺的“魅力”······ 读者在线 alingn.com

  据说现在的追星族,不要说得到偶像的签名,就是被偶像的车溅上点儿泥点子,都幸福得不得了。在东汉,也有这样一位明星,他受人追捧的程度,丝毫不亚于现代的天王巨星。

  

  他叫李膺,字元礼,河南襄城人。当时洛阳城里的三万太学生,喊出了“天下模楷李元礼”的口号,对李膺顶礼膜拜。凡是能得到他赏识、受到过他接见的太学生都认为如同“登龙门”,立刻身价倍增。学者荀爽无缘见李膺,耿耿于怀,终于找到个机会为他赶了趟车,得以交谈几句,回来后觉得特别荣耀,到处宣传:“今天我为李君驾车了!”世人对他的仰慕,由此可见一斑。

  

  李膺如此受人推崇,魅力何在呢?他饱读诗书,满腹经纶,学问没的说,但他最可贵的地方却并不在这里。

  

  桓帝时,李膺任司隶校尉,负责督察百官。时值宦官专权,宦官头子张让有个弟弟叫张朔,依仗其兄的权势当上了野王县令。张朔性情荒诞不经,而且贪婪残暴,有一天,他酒足饭饱后,突发邪念,非要瞧瞧未出生的婴儿是个什么模样,便把从街上捉到的一个孕妇活活地剖腹杀害了。李膺义愤填膺,下令抓捕,张朔吓得逃回京城,藏在了他哥哥家客厅的一根“合柱”里——那是一个中间掏空而形成的密室。那时候,张让的府第门庭森严,道道关卡,一般官吏根本无法进入。李膺不管那一套,手持令牌,亲自带人闯进张府,破柱将张朔逮捕,经审讯录供后,立刻将其斩首示众。待到张让想办法搭救,他弟弟的人头早已落地。他跑到桓帝那里嚎啕痛哭,说李膺不但冤枉他的弟弟,还先斩后奏,犯欺君之罪。

  

  桓帝果然动怒,召李膺进见,厉声责问道:“李膺,你眼里还有没有朕?为什么不先奏朝廷便施刑戮。”李膺镇定自若,回答说:“过去孔夫子做鲁国司寇,上任七日就诛少正卯。今天臣到任已十天了,才杀张朔,我还以为会因为我除害不速而有过,想不到会因及时处决张朔而获罪。我深知因此而惹祸了,死期快到,特请求皇上让我再活五日,除掉那祸首,然后皇上再用鼎烹煮我,我也心甘情愿。”这一番义正辞严的表态,说得桓帝哑口无言,只得转头对张让说:“这是你弟弟罪有应得,司隶有什么过错呢!”

  

  自此,大小宦官大受震动,吓得说话不敢粗声大气,走路不敢伸直腰板,连休假也不出宫玩耍,桓帝奇怪地问他们是什么缘故,大家都叩头哭泣说:“害怕李校尉。”

  

  话虽是这么说,宦官对李膺恨之入骨,无时无刻不想置之死地而后快。延熹九年(公元166年)他们指使人诬告李膺等人笼络太学生,结成朋党,毁谤朝政。桓帝大怒,李膺被捕入狱,受到牵连的多达200多人。他们项颈、手、脚加上“三木”的刑具,头被蒙盖着,遭到严刑拷打。李膺骨头很硬,也很机智,他在供辞里故意牵涉大量宦官子弟,弄得这些宦官也怕惹火烧身,不敢再深究,李膺得以死里逃生,仅仅被免掉了官职而已。

  

  到灵帝时,士人与宦官的斗争更趋激烈,宦官们凭借掌握的权力,先下手为强,掀起了东汉 历史上第二次“党锢之祸”,太傅陈蕃、大将军窦武先后遇害。有人给李膺送信,让他赶紧逃走,李膺回答说:“临事不怕危难,有罪不避刑罚,这是做臣子的气节。我年已六十,死生听从命运,往哪里逃呢?”不仅没有逃跑,还主动投案“自首”,结果被酷刑拷打至死,老婆孩子都被流放,门生、故吏、父兄都被禁锢。

  

  当时有个叫景毅的官员,是李膺的铁杆粉丝,千方百计让自己的儿子做了李膺的门徒,还没登入在他的学生名录中,因而没有受到牵连处理。景毅深以为耻,说道:“我因为李膺是贤者,才让儿子拜师,虽然没有在名册中,却不可以自己不说。”于是,上书说明自己父子与李膺的关连,挂印封金,官也不当了,领着老婆孩子回老家种地去了。

  

  学识让人尊敬,而品格则愈加令人仰慕。正直高洁,敢于担当的人品才是李膺魅力的源泉,与这样的人相处,“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即与之化矣”,怎么能不使人向往而膜拜呢?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