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着的仙人球······ 读者在线 alingn.com

  住下后不久,童梦弟就来拜访我,遥我一盆仙人球。“我妈说过,邻居好,赛金宝。”她笑,“姐姐,这个很好长的,你不用怎么理它,它也能长得很好。”她指着仙人球对我说。唇红齿白,青春逼人。

  

  她做的工作,似乎很杂。我在街上遇见过几次,一次她在路口发传单,怀里接着一捧彩印的广告。一次在商场门口,临时搭建的舞台上,她又唱又跳的,为商场促销搞宣传。还有一次,我在路边的地摊上碰到她,她在吆喝着卖一些廉价的袜子。青春的脸上,永远挂着一抹春风般的微笑。

  

  童梦弟说:“我想攒多多的钱呢,我要攒钱给家里,我还要攒钱买房子,和我喜欢的人在一起,过一辈子。”这是童梦弟的理想 生活,很寻常,亦很动人。这个时候,我们已经很熟了。我约她来我家里喝茶,她手里捧一团毛线过来,手指在棒针上,不停地编织。那是外贸加工的线衣,织一件,可换15元的手工费。

  

  听她说起她的老家:贵州。深山老沟里,开门看到的全是石疙瘩。她有1个姐姐、3个妹妹。父母盼男孩,给她取名梦弟。她的妹妹分别叫盼弟、招弟、来弟。

  

  她的姐姐在12岁时,得病殁了。她成了家里最大的孩子,书只念到小学三年级,就回了家。她要带妹妹,要帮父母干活儿,尽管她那么喜欢念书。

  

  在她13岁那年,母亲得了一种奇怪的病,全身浮肿。家里没钱送母亲去大医院,两个月后,母亲走了。“要是我那时能挣钱,我妈就不会死了。”她说到这里,脸上的笑容黯淡下来,好长时间没再言语。

  

  15岁,她跟了村里人出来打工。做过保姆,在饭店端过盘子,做过化妆品推销员。最穷困潦倒时,她捡过人家丢弃的食物吃,睡过桥洞。她辗转过不少城市,这让她骄傲。“简直就是免费旅游呀。”她笑了,有些得意地晃了晃头。更让她骄傲的是,她挣的钱,不但养活了她的家人,而且还让她的妹妹们都有书读。

  

  有一段日子,我很少见到童梦弟。再见到童梦弟,秋已深了。她来敲我的门,问我有没有葱。她说:“我想学做扬州炒饭呢。”

  

  我问她这些日子去了哪里。她只管抿了嘴笑,后来才告诉我,她和一个人,回了她的老家一趟。

  

  原来,她爱了。她喜欢的那个人,是最爱吃扬州炒饭的。“他祖上是扬州的呢。”她说起他来,眉眼里,全是笑。

  

  几天后,我看到一个男人,开始出入她的小屋。男人模样一般,举止倒也温厚。他帮童梦弟晒被子,童梦弟则去菜场,买回一堆菜,一头钴进厨房里,忙得油烟四溅。

  

  转眼,冬了。第一场冬雪降临,总是叫人惊喜的。我找出相机,去叫童梦弟一起来拍雪景。童梦弟来开门,她的眼窝底,有深深的泪痕。

  

  我是在一些天后才得知,那时,她已怀上他的孩子,而他,却不能接受她了。原因是,他父母坚决不同意,他们嫌她是外地的,家穷,没文凭,也没固定工作。他在父母的安排下,去相亲,很快与一本地女孩开始交往。她选择了放手,关在屋子里,独自疗伤。自始至终,她都没有告诉他,怀上孩子的事。

  

  腊月底,童梦弟来跟我告别,她把自己窗台上的两盆仙人球,捧过来给了我。她说不会再到这里来了。她说她会过得好好的,像仙人球一样。她说她会找到一个真正喜欢她的人,一起过一辈子。

  

  新年过后,我隔壁的房子里,很快搬来新的租客,是一对做生姜生意的年轻夫妇。清晨,他们一起推了拖车,去卖生姜。晚上,他们一起拉着拖车回家,一起做饭,大着嗓门说笑。他们总使我想起童梦弟,她的理想生活,就是这样的。

  

  暮春的一天,童梦弟送我的几盆仙人球,在不知不觉中,居然开了花。花粉粉的,重瓣,像微笑着的人的脸。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