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过的有色眼镜······ 读者在线 alingn.com

  一天傍晚,我从汉堡的亚洲店买了东西出来,外面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下起了雨。在往停车场走的路上,雨越下越大。我没有带伞,看见不远处有一个公交车站,于是决定去那里暂时避一避。

  

  也许是因为秋日渐深的暮色,也可能是车站玻璃屋里明亮的灯光让我想起了很多年前的某个黄昏。

  

  那时我还是一个很年轻的留学生,周末有时会乘公交车去近郊的一个小镇上看望朋友。有一次从朋友家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掌灯时分了。我独自一人坐在灯火通明的车站,望着被秋风吹卷着的落叶发呆,四周除了风声和偶尔开过的汽车声听不见别的声响,也看不见一个行人,我把衣领竖起来,缩起了双手。

  

  十几分钟后,对面的那条街上出现了一个人,他走得有些迟疑,好像在寻找什么,看到我,就越过马路,径直朝我走来。

  

  我远远就看出这是一个高大魁梧的德国男人,他脚步轻捷,亮锃锃的光头非常惹眼。我在心里暗暗地倒吸了口气,特别是当我看清他穿着军绿色的薄棉夹克的时候,我越发地紧张起来。这个人的装束,尤其是那明显非自然的光头,简直就是典型的德国新纳粹的打扮,他到底要干什么?

  

  我那时留着齐腰的长发,又坐在亮处,打老远都能看出我是个中国人。我的心开始狂跳。我是知道右翼新纳粹的行径的,他们仇视外国人,不仅在公众场合辱骂或威胁外国人,甚至还曾火烧难民营、把黑人从行驶着的地铁上推出去……我越想越怕,不由自主地站起身来,走到站牌下面去,我可以感到我的腿在发抖。

  

  就在我考虑逃跑是否还有意义的当儿,那个人已经离我只有十几米的距离,我知道就是跑现在也太晚了,于是只好硬着头皮等他过来。那个人在离我大约两米处的地方站定,借着车站的灯光,我看到他有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和一双令我万分意外的友善的眼睛。他搓了搓双手,有些拘谨地开口了:“对不起,请问,您知道去哈根街怎么走吗?”

  

  时隔多年,偶尔想起那日黄昏,我心里总会掠过一丝惭愧。我仅仅因为外表就把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归入了一个不良的群体,唯恐躲之而不及;然而这个“恶人”,却过来向我这个明摆着的、说不定连德语都不会说的外国人问路,这是怎样绝妙的对比!

  

  “成见”这个东西好像在我们的 生活中到处存在,而且并不是强势群体的专利,比如穷人对富人的成见,种族歧视不见得都只出现在白人统治的国家,有的中国人在国外爱抱怨西方人对中国怀有偏见,可在国内却又往往会瞧不起乡下人或外地人……

  

  成见未必都是无中生有,可成见深了,就容易产生偏见。

  

  如果人与人在交往的时候,能够做到不立刻戴上成见的有色眼镜,而是用自己的眼睛去认识和区分,那么我们的世界应该会和谐很多吧。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