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幽苏茶舞天目······ 读者在线 alingn.com

  参加省作代会期间,常州友人赠茶一包,名曰:苏茶。一个“苏”字蘸尽江南秀色,轻盈似蝶,绿得婉约,似乎汲尽人间春色,让人极易想起千百年来在江南册页中独具魅力的地域文化符号,而茶则如一本古籍中的手工绳线,沾着烟雨江南的灵秀,染着春秋古韵的气息,引领着一方水土在浩如烟海的茶史中风姿绰约。茶入杯中,顷刻,茶汤清碧,芽滚其中,宛如江南女子,翩翩起舞于水中央。茶气氤氲,一嗅,淡香扑鼻;一饮,津根生香;再品,肺腑舒畅,通体舒坦。

  

  一杯饮尽,我连连叫好。朋友说,此茶产于常州溧阳天目湖畔。前两年,朋友带我去过天目湖畔的苏园茶庄,在那里充分领略了水光山色相溶,雨雾茶园齐润,亭阁长廊共秀,壶中乾坤大,得闲幽趣长的惬意。

  

  我生性嗜茶,唯恐朋友赠送的一包茶不够我会议期间享用,又贪婪讨要,朋友说,没了。这多多少少让我在享受江南香茗的同时留下少许遗憾。会议期间,会场之茶,皆为粗茶,身在会场,心系房间里的苏茶,满脑子全是苏茶那嫩绿芽片上的茸茸细毫,遥想闲适工夫如有苏茶在手,碧水青天,细小茶素在杯中晶莹闪烁,淡雅素静,茶气蒸腾,其气之香,介于有无之间,不浓不淡,浅斟低饮之间,茶香清而醇,甘而冽,口颊留香,芬芳弥漫,确为 人生一大雅趣。这像极了初恋时对异性的热切好感,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不为过也。

  

  幸好,会议期间,我留了一半苏茶,以备回家后慢慢享用。春节,家中来客,我备好苏茶,紫砂壶泡饮。友人从事建筑工作,平时对茶不太讲究,我问此茶如何?他说,很好,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好茶如人,习性相近,方志同道合。

  

  闲读古书,读得好 诗句,总会记之。我的读书笔记中记有这样的诗句“炉香烟袅,引人神思欲远,趣从静领,自异粗浮。品茶亦然”。“深谷清泉白石,空斋?几明窗,饭罢一瓯春露,梦成风雨翻江”。喝茶,喝的就是这样的心境和雅趣。尽管我们身处红尘俗世,非隐居田园高人,但有了茶一样的澄明、清静、安详,如果达到物我两相忘,人茶合一,那就是禅的境界了。

  

  古人喝茶,很讲究环境和禅趣。古文《茶解》就有这样的描述:“山堂夜坐,汲泉煮茗。至水火相战,如听松涛;倾泻入杯,云光潋滟。此时幽趣,故难与俗人言矣。”以古观今,那生长于溧阳湖畔的苏茶,何尝不具备了松涛、湖光、佳山、秀水、奇雾等养眼养心的自然佳境呢?风吹碧波,巧指捻芽,茶香弥漫,肺腑清爽。浸润其间,忘却尘世烦恼喧嚣,倒也逍遥得大自在。

  

  不同的茶有不同的脾性,犹如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习气。依我粗浅的认识,苏茶的脾性就在于其温软、恬淡却渗透肺腑的那份馨香吧。幽香淡而有味,淡香是至味,至味悟妙道。色为茶容颜,地是茶母亲,气作茶魂魄。幽幽苏茶舞天目,天目湖,多诗意的命名啊,天眼睛里的湖,蔚蓝的湖,清澈的眼里盛着曼妙的风云雨雾。延伸开来,苏茶清雅的叶芽该是这天目的睫毛了吧?当睫毛舞动,一闭一合,一啜一饮中婆娑着怎样的江南旖旎风光。茶垄起伏流动曲线美,田园旖旎渲染江南秀。

  

  闲暇时光,约三五好友,抬头看天,俯首问茶。一壶苏茶聊平生,领略古人“茶话略无尘土杂,荷香剩有水风兼”,实乃人生美事。

  

  幽幽苏茶香,芽芽怡性情,当茶味淡去,壶中叶芽沉于杯底,如同一个历经人生风雨的智者淡定于滚滚红尘风雨之外,我们何尝不是在领略天目湖那神来之笔的江南神韵?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