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崖上的鹰······ 读者在线 alingn.com

  群山绵延,树木葱郁。一对鹰在空中借着风的浮力,悠然翻飞,优雅,自信。它是这里的君主,巡视着自己的疆域,在那密林深处,尚有多种动物,有灵猫、秃鹫、野兔,既有它的敌人,也有它赖以生存的食物。

  

  这是自然界的恩赐。只要它略施小计,便唾手可得。

  

  不到半小时的《动物世界》,却使我难以忘却。震撼心灵的不是难得一见的动物形态,而是动物界对人类社会的照应。

  

  在那陡峭的悬崖旁,一对鹰的巢就筑在那里,它们的儿子在精心的呵护下正茁壮成长。在巢的下方,还有一个新巢。通常,在几十里的范围里,老鹰会有多个巢穴。这是本性使然,狡兔三窟,为了生存繁衍,它们必须如此。

  

  雌鹰守护儿子,雄鹰出去捕捉猎物。时而,它会折下一段枯枝带回新巢,尽管那枯枝的重量超过它的体重,但它舒展双翼,划过山谷,动作优美,令人叹绝;有时它还会抛下树枝,一拢双翼,然后迅速跌下,在半空中抓起树枝旋即飞向远处,这杂技般的艺术叫人感叹不已。

  

  它们不断往新巢里添加新枝嫩叶,这是要繁殖后代的征兆。通常,鹰是冬季交配,春季繁殖,夏季把它们的儿女送上蓝天。

  

  这违背季节的繁殖意念是危险的,壮大家族的渴望使它们雄心勃勃。

  

  不久,新巢中两只毛茸茸的雏鹰成为新宠。雌鹰张翅为幼鸟遮阴,雄鹰张罗全家的饮食。

  

  而旧巢中那展翅欲飞的长子已成为它们的累赘。通常,它需要父母再喂养半年,才能出外开辟疆土,可两只雏鹰的降生打乱了它成长的行程。尽管它尚不具备独立生存的能力,尽管它也不情愿,哀求、挣扎,但丝毫没有改变父母的决心。

  

  父母把它赶到十多公里外的悬崖边。

  

  在这陌生的环境中,它要面对的不仅是难以摆脱的饥饿、漆黑恐惧的夜晚,更可怕的是视它为珍肴美味的天敌灵猫。

  

  雷声隆隆预示着雨季的来临,可雨水丰沛已成为期望的梦。野火却真真切切地在山谷燃烧起来。逃亡、躲藏、殉葬成为山谷野火丰满的内容。雄鹰极力搜索着侥幸逃过野火的动物。雏鹰嗷嗷待哺,在饥饿的煎熬中雌鹰垂头丧气。

  

  气温已上升到40℃,雌鹰饥渴难耐,不得不抛下幼子去寻找食物。

  

  新巢中上演了惊人的一幕,烈日炎炎,雏鹰兄弟同室相煎。哥哥啄杀弟弟不遗余力,尽管弟弟浑身已血迹斑斑,在巢内爬来爬去拼命挣扎。哥哥气喘吁吁却斗志不减,必置弟弟于死地而后快。

  

  雌鹰空腹失望而归。雏鹰已死在哥哥之手,为保持巢内清洁,雌鹰把幼鸟的尸体清出巢外。

  

  雄鹰依然没有归来,雌鹰只得再次起飞。它终于找到雄鹰,在它的配合下,一只野兔死在雄鹰爪下。它们飞回巢中,等待它们的是撕心裂肺的绝望,哥哥在杀死弟弟后也死于炎炎烈日之下。一日之内,二子俱失。

  

  雌鹰面对丈夫的踢打并未失去理智,她抓起野兔飞向十多公里外的山崖。那里有它的长子,它正在饥饿之中。

  

  山崖边,风萧萧如泣如诉,山崖上的断爪、凌乱的羽毛已确切地表明,长子已成为灵猫的腹中之物。

  

  鹰夫妻扩大家族的勃勃雄心,却演化为一个意外的结局。

  

  顺势而行是自然界的规律,若反其道而行之,逆势而动,失败在它们往新巢中添加嫩叶时就已经注定了。

  

  想要的东西得不到,还会失去原有的东西。“马太效应”弥漫在自然界的各个角落。

  

  弱肉强食,同室操戈,自然之本。杀死对手乃至弟弟,为自己多捞取一份生存的机遇。虽惨不忍睹,却发人深省。

  

  人类之间的争斗如果没有堂而皇之、巧言令色的粉饰,又将如何呢?

  

  动物如人。动物的本性如人。动物界物种生命进程的演化折射出人类社会生存的本态。

  

  在第二年的春天,科考人员在山崖边的鹰巢中又发现了两只毛茸茸的雏鹰。

  

  这就是自然界,迷人而又神奇。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