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其自然最养生······ 读者在线 alingn.com

  林桃(化名)说:“我的养生观就是‘不养生的养生’,原生态的!我喝的是自来水,吃的是粗茶淡饭,不补不吃药。”

  

  66岁的林大妈开朗豁达,在社区里是公认的“养生达人”、“开心果儿”。她说她从来没有恐惧感,吃的东西不安全又怎么样,空气污染又怎么样,身体的小环境得适应大环境啊,这都是大自然给我们的。“禽流感啊?那有什么好担心的?关注啊,锻炼呗,晒太阳呗。”她一直没得过什么病,没怎么瞧过医生,她说自己“挺厉害的”。

  

  林大妈平时早晚用冷水洗脸,洗脸时要按摩100秒,照顾到颜面各处。什么化妆品都不用,晚上用自己配置的“白茯苓加蜂蜜”搽脸。不喝矿泉水或纯净水,更不会去用什么空气净化器。做饭时也很少放调味品,她的老伴儿原有高血压病,她一直坚持少盐饮食,现在老伴儿的血压都正常了。她自己信奉自然养生,崇尚简单 生活,并常建议他人“相信科学,勤看医生,注重健康,调理自己”。

  

  我问怎么理解“健康”?她说“肢体健全、心理健康、能参加社会活动”就是健康。有些小毛病犯了,自己会拔火罐、做蜡疗,“表皮上的毛病别让它到里面去”,这个观点我喜欢,正应了《汉书·贾谊传》中那一句:贵绝恶于未萌,而起教于微渺。

  

  她的自然观也体现在日常生活里,家里洗碗从来不用洗洁精,利用废纸废布,把碗里的油一抹,再用清水冲干净,“完事儿!还不浪费水”。她的单位福利挺好,上世纪80年代开始就给员工发洗洁精什么的,她不用,都送人了。

  

  “我从来不跟‘大潮流’。”她说,上了些年纪的人应该都知道,六七年代全国时兴打“鸡血针”,从活鸡身体里抽出来血那就往人身体里输啊;80年代全国又流行用糖、茶、水发酵后做成红茶菌养生;再后来又是绿豆水……“反正我都没干过,几千年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不信,信这些?”有人向她推销保健药品,她也不信,说蔬果中的多种自然成分是药物仿照不出来的。

  

  她现在每天早上起来跳舞、踢毽子,和几位姐妹自发组成了踢毽子小组,下午她出来做操;晚上采用“家务疗法”进行锻炼,什么活儿都干。

  

  和林大妈的交谈过程中,不断地有人过来和她打招呼。她对她的一位姐妹儿笑说,“我给你发短信,发了一个飞吻,你接着了没?”

  

  林大妈的自然养生观来自她的母亲。她说母亲是养生的高手。她回忆起幼时母亲为他们洗头的场景。一清早,母亲采下来两桶桑树叶,捋成绿水,滤去残渣,用于洗发。洗好之后,打蛋清一个,添些水,齐腰长头发在里面徐徐一拖,就是保养。现在她虽有丝缕白发,但黑发依然润泽。

  

  说起养生是一种自救行为,她同意,但她觉得跟医生没什么太大的关系,不能去怪医生。她说大家看病总是指望着一药起效、一针见效,性情太急躁了。“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你想一下子病就能好,那是不可能的。现在的人还是有些娇贵的,特别是小孩子。稍微吃点苦,不要过分讲究卫生,是好事,做“温室里的花朵”,那是不行的。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