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雅······ 读者在线 alingn.com

  优雅地辛劳

  

  很难有人把公交车女司机与“优雅”二字挂上钩。这个职业,注定是女性的天敌。嘈杂的马路,鼎沸的人声,淹没女人特有的娇媚、羞涩和矜持。想来,作为一名公交车女司机,最该擅长的,必不是低头浅笑,却是粗声大气;必不是百媚生,而是“喝退群雄”的气概。

  

  不过,这个叫毕桂霞的南京女司机,却把旗袍穿到了方向盘前。她骄傲地承认,至少有六件颜色不同、款式各异的旗袍,是她的“工作服”。这几件旗袍,价格当然不会太昂贵,却胜在优雅的碎花、精致的剪裁,有绸缎面料的,有棉布质地的,有短款的,也有长款的,甚至还有开衩的。

  

  谈及这份女人痛恶的职业,毕桂霞细细的眉眼间,却露出淡淡的笑意。在媒体的高清镜头下,这个39岁的女人,纵然脸间已爬上丝丝皱纹,依然留着垂顺的长直发,旗袍更衬出她区别于路人的古典气质。

  

  她曾是下岗工人,以34岁高龄学习公交车驾驶技术。为了生存,这个纤细的女人开始承受烈日的暴晒,以及焦头烂额的路况。可即便成为最易暴怒人群中的一员,毕桂霞也很少生气,她时时微笑,只是为了让自己“更开心”。

  

  所以,对无奈的 生活,总要摆出一个优雅的姿态。 人生是不能放弃的,不管何地、何处、何职业,总需不懈前行。譬如毕桂霞,她穿着世界上最女人的服饰,从事一份更适合男人的工作。

  

  优雅地老去

  

  皱纹、穷困,或者其他,都未能改变杨炳莲眼神里的清澈与平和。这个九十多岁的老妇人被称做中国最后一位“压寨夫人”。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都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在湘西的苗寨里,和她合影一张。

  

  有人这样讲述她的故事,十多岁时,被“土匪头子”抢到寨子里。但她总会笑着跟人强调,当年她和丈夫有着“媒妁之言”。杨炳莲一次次解释自己的内心,她是自愿的,而非被强迫。

  

  当年娇艳如山菊的美人,已成白发苍苍的老媪。在属于她的故事里,没有私奔的情节,对早逝的丈夫,更未怀有“阶级仇恨”。那些抱着猎奇之心的游客总会失望而归,老妇人执著地拒绝世人对于故事的无边想象。她不是《白毛女》中的喜儿,更不是《红色娘子军》中的吴琼花。

  

  她在28岁上守寡,终身未再嫁,理由不过是“他当时对我好的咧”。岁月荏苒,她依旧牢记,丈夫穿着黑马褂,揣着驳壳枪,连夜骑马从浙东赶回湘西,只因她当时身染疟疾。

  

  当年自有传奇,但老太太淡淡地过来了。作为“地主婆”接受批斗时,她维护着最简单的坚持,“我就是他的老婆子”。如今种种荤素调料莫名涌来,她并不笑纳,还是淡淡守着自己的故事。

  

  杨炳莲坐在那里,穿一袭蓝衫,对着嘈杂的镜头,平和地笑。

  

  优雅地颠覆

  

  在世界杯的球场边,勒夫就像劳力士表里的齿轮,“优雅得一丝不苟”。这位50岁的德国队主帅,不仅代表远征南非的球队,事实上,他更像是几大时尚品牌“最青睐的代言人”,欧美流行杂志上,常有他的版面。

  

  勒夫“铂金中年”的形象,和足球一起,横扫了2010年的夏天。只要他出现的地方,必会有狗仔队的踪影。尽管如此,无孔不入的媒体依然无法获得勒夫的任何八卦。他小心翼翼地维护着自己的家庭。只有一次例外,一名女粉丝“裸奔”示爱,勒夫和太太的合影才出现在德国发行量最大的报纸上。令人惊异的是,勒夫太太中年发福,满脸雀斑,简直是“其貌不扬”。

  

  一个时尚品牌的设计师声称,这位形象绝佳、没有绯闻的中年男子,将带来不可估量的商业价值。可这位帅得常常被忽略其专业技能的足球教练,似乎并不打算给时尚圈面子。有人发现,勒夫可能更喜欢一边顶着“优雅”的符号,一边躲在赛场边的人群里,自得其乐地挖挖鼻孔,摸摸腋窝。

  

  “自由,我想他要的是自由。”一名女粉丝说。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