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人······ 读者在线 alingn.com

  几年前,珠珠的爸妈离婚了。珠珠妈带着珠珠住,做了我的邻居。

  

  上楼下楼,开门关门,我总能见到她们娘儿俩、珠珠妈温和地笑,珠珠则乖巧地问好,后来我们成了朋友。过了一段时间,珠珠妈让我去她那儿,看看有什么需要的,只管拿——她再婚了,并将移民加拿大。

  

  于是,我在她们家,于各式电器、文化用品中穿梭,珠珠妈收拾东西,珠珠正站在墙边,小心揭下她的画,画中有四个人:满头波浪线的是珠珠妈;盘着头、额头画着皱纹的是珠珠姥姥,扎两个辫子的嘛一定是珠珠;那么这个寸头、大嘴的男人……是谁?

  

  还是珠珠自己写的话做了回答:“爸爸、妈妈、姥姥是我的吉祥三宝!我们是快乐的一家!”

  

  她们一走就是三年多。最近的某天,珠珠在开心同上加我,她说,我要偷你的菜。

  

  我惊笑:“你跟谁学的?”她说:“我妈啊。我爸给我们注册了账号,他教妈妈,妈妈再教我。”我有些吃惊。珠珠爸妈现在还来往频繁?要知道珠珠爸再婚还在珠珠妈之前呢!

  

  珠珠在电脑那端又说话了:“我没空的时候,爸爸帮我种帮我收,我有空的时候就只做一件事,去爸爸的地里偷庄稼。”

  

  “爸爸说,他坚持每天种地就是为了给小偷们有足够的粮食去偷。这是‘我们三个人的秘密’,这样我们三个在网上,又成了一个团伙,一个互相偷粮食、亲密无间的团伙。”

  

  “妈妈说,爸爸终于找到一种方式给我一个家,有自己爸爸妈妈的家。”

  

  我想起殊珠临走对小心揭下的邪幅画。

  

  “前段时间,姥姥动手术,爸爸打电话,喊姥姥‘妈’,姥姥哭了。爸爸说,叫了那么多年,改不过来了。姥姥说,别改了,都是一家人。”

  

  他们永远是一家。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