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方不仅仅有罗马······ 读者在线 alingn.com

  麦瑞·格丽丝十三岁的时候,想做一名出色的医生。

  

  那年的圣诞节,在床头挂上袜子的时候,她许下的心愿,是拥有一套完整的人体骨骼模型。

  

  那副被处理过的骨架,被父亲带了回来。但它不能塞进床头的袜子,只能摆在家里的储物室中。

  

  这副模型是用金属的挂钩把人体的骨骼组装起来的。麦瑞只用了两周时间,就可以把它完全拆卸,然后组装得毫无瑕疵。

  

  她总有在手里攥一块白骨揣摩的习惯,这使她失去了不少的朋友。毕竟,孩子们当中,没有几个人喜欢这种阴森森的东西。她“怪人”的绰号不胫而走。

  

  在被霍普金斯医学院录取时,虽然没有实际坐诊经验,但就对疾病的深入研究来说,麦瑞不次于一些在医学院学习了四年的学生。

  

  她的特殊,让霍普金斯医学院决定破例提前允许一个新生跟随教授们研究课题,到医学院的附属医院去坐诊,学习实际诊断的技术与经验。

  

  霍普金斯的副校长说:“为什么不呢?既然她已经为到‘罗马’而付出了那么多努力,我们不妨让她的速度更快一些。”

  

  在一次医院的手术中,作为助手的麦瑞发现,自己竟然晕血。当看到医师的手术刀割出剖口,鲜血涌出的时候,她四肢冰冷,头晕目眩,没听清楚医师在喊什么,就已经昏迷了。

  

  但麦瑞认为,自己不能这样就此止步。为洗刷耻辱,弥补缺陷,私下里,她在实验室里解剖青蛙、豚鼠。她戴上墨镜,想通过看不到殷红色的鲜血来缓解自己的紧张。可是,这也失败了,闻到血腥的味道,她也会出现晕血的症状。

  

  学校建议,麦瑞转修内科。这不需要与鲜血和手术接触。可大家都忽略了一点,内科的病号也有咯血等症状。

  

  查房时的再次晕倒,让麦瑞无法把握自己的前途。她心灰意冷,休学回到了家中,常常在卧室里一待就是一天,甚至想要自杀。

  

  最疼爱麦瑞的祖母为此焦虑。她决定找麦瑞好好地谈一谈。

  

  那天下午,她拿了自己精心从《国家地理》上找出的一摞图片,然后来到了麦瑞的卧室。她一张张地把那些美丽的风景展示给麦瑞看。

  

  麦瑞不理解祖母想向自己表达什么。祖母在她看完最后一张图片后,用沧桑的手抚摩着她金色的头发,柔声说:“孩子,这个世界上不仅仅只有‘罗马’,只要你愿意,你完全可以到达同样美丽,甚至更加美丽的地方。”

  

  看着祖母温暖的眼睛,麦瑞忽然哭了起来。当自己与目标不得不擦肩而过,或者永远无法重合的时候,最好的方法就是放弃它,然后重新开始。

  

  麦瑞·格丽丝重新选择了一所大学。毕业后,她在报纸上看到了关于风靡世界的芭比娃娃的讨论。麦瑞想起了组成人体的那些骨骼,想起了自己之前所积累的知识。

  

  她进入Mixko公司,发明了骨瓷环,让芭比娃娃更接近真实的人体。赋予了芭比娃娃更宽大的额头、更大的眼睛、更灵活、更多的活动部位。

  

  麦瑞想,如果自己当初坚持下去,现在会是什么样子?或者一事无成,或者遥遥无期地幻想着自己的罗马,而永远无法到达。

  

  其实,祖母说得直白,却无比正确,世界上不仅仅只有一个罗马那么美丽,而前方,更不仅仅只有罗马这一个目标。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