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房奴”VS纽约“房奴”······ 读者在线 alingn.com

  “房奴”这个词流行了几年之后,渐渐地没什么人提了,因为到2007年底之前,人们越来越意识到,原来有“房奴”做还是一件幸福的事情,至少意味着虽然东拼西凑,但是好歹凑够了首期,意味着虽然每个月省吃俭用,但是好歹每个月不用再交房租,意味着虽然房价还在日涨夜涨,自己终于可以松一口气笑看云卷云舒,不用再捂着钱包心脏狂跳生怕自己存钱的速度就是赶不上房价上涨的速度了。总之一句话,做“房奴”,其实是一件有面子的事,这源于中国年轻人这些年对于拥有自己物业的极度渴望和有房族对于无房族的强大心理优势。

  

  不知道“房奴”这个词是不是中国人原创,但是最近发现一个道理,那就是世界是平等的,中国的就是世界的。当“房奴”直白地翻译成 英语时候,一样能引来纽约年轻人热泪盈眶,而且,他们的“房奴”道路,比中国的年轻人更加悲壮。事实上,北京上海这些年的房价涨幅虽然迅猛,但是因为基数较低,相比起纽约这样的国际化大都市来说,仍在可接受的范围。而在纽约,稍好一点儿的地段,一间不带客厅的一室公寓均价已经高达45万美元——纽约的朋友说,别提次贷危机,别看报纸上渲染说美国经济危机,房价暴跌,北美的拐点也来到了,“瞎扯,”他们说,“纽约的房价比美元汇率坚挺多了。”

  

  而美国年轻人的存钱能力,又似乎远远比不上中国的年轻人,更重要的是,美国年轻人的背后,没有站着两个以儿女的幸福 生活为终生任务的慈祥父母,所以他们的买房行为,因为缺少了父母的经济支持,而显得格外艰难。年收入八九万美元的女孩子,咬牙存了一年的钱,期间付出的代价是:“不买高价果汁之类的奢侈品,外出就餐首选墨西哥餐因为有免费的炸薯条和廉价的小菜,不得不添置衣物的时候,只光顾最廉价的品牌,实在不行,就买打折布料自己当裁缝……”就这样,一年时间也只能存下1万美元。虽然美国政府不断地在疯狂减息,还拿出真金白银救市,美国的按揭政策也非常宽松,除了搞出次贷风波的零首付之外,有职业的年轻人大可以选择10%首付,但是,即便如此,1万美元离首付还是有很长一段距离的。好在,世界上还有一样东西叫信用卡,更令人羡慕的是,美国是一个信用社会,信用卡预支的钱可以用来填补首付的缺口,这解了许多年轻人的燃眉之急,终于让他们过上了梦寐以求的“房奴”生活。

  

  美国式“房奴”是怎么生活的呢?他们的日子充满了类似下面的思考:“我是想要一杯咖啡,还是要一套房子?是想要iPod,还是一套房子?我需要的是放煎锅的空间,还是一个煎锅?我是需要一场梦幻般的婚礼,还是一个能够居住的场所?……”为了一个有门窗有阳光的卧室,他们发表誓言说,可以作出任何妥协。北京的房奴抱怨说,为了买房子,他们每天坐公交车上下班,纽约的房奴说,为了买房子,他们连地铁都不坐了,每天走路上班;北京的“房奴”抱怨说,为了买房子,他们已经很久没买过漂亮衣服了,纽约的“房奴”说,为了买房子,任何50美元以上的东西连看都不看一眼了;北京的“房奴”抱怨说,为了买房子,他们把家都搬到通州去了,纽约的“房奴”说,为了买房子,我把我的梦幻婚礼,都给搬到另一个国家去了——是的,费用缩水来宾精简过后的梦幻婚礼,最后的发生地点选择在了加拿大多伦多的郊区,虽然多伦多也号称世界十大经济中心之一,但是比起纽约来,物价就便宜得多了。当然,那是去年的事情,最近加元一路高歌猛进,已经比美元更贵,纽约的“房奴”们为此心中又痛又喜——痛的是失去了一个价廉物美的好地方,喜的是,多伦多的“房奴”日子貌似比他们还难过,加拿大政府刚刚宣布,地税又要涨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