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粱红成汪洋的血海······ 读者在线 alingn.com

  生存在这块土地上的我的父老乡亲们,喜食高粱,每年都大量种植。八月深秋,无边无际的高粱红成汪洋的血海,高粱高密辉煌,高粱凄婉可人,高粱爱情激荡。秋风苍凉,阳光很旺,瓦蓝的天上游荡着一朵朵丰满的白云,高粱上滑动着一朵朵丰满白云的紫红色影子。一队队暗红色的人在高粱地里穿梭拉网,几十年如一日。他们杀人越货,精忠报国,他们演出过一幕幕英勇悲壮的舞剧,使我们这些活着的不肖子孙相形见绌,在进步的同时,我真切地感到物种的退化。

  

  ——莫言《红高粱》

  

  在槟城的夜,喝着冰镇果汁,看着面前这个黎巴嫩人,微胖,并不英俊,只是一个很平常的生意人,他的心也曾被人世间的聚散离合狠狠锤打过——每个人的心都会被锤打。美一点丑一点,聪明一点愚蠢一点,面对神的考验时,都一样,都必须自行坚强起来。成长是一件寂寞至死的事,因为你几乎不可能从外界汲取力量。每个孤单的夜晚,低声怒吼的瞬间,被空虚感抛至半空,都得自己一个人面对。

  

  ——吴苏媚《去印度学倒立》

  

  他暗中尾随着她,观察着世界上他最爱的这个人的惊鸿般的身影、举手投足的仪态和她那早临的成熟。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她自由自在的样子。她在人群里矫健的步伐,使他叹为观止。她不是撞在别人身上,就是被人家的篮子钩住了衣裳。他不得不迈步小跑才跟得上她。而她却在熙熙攘攘的街上随意从容地走着,不同别人相撞,像蝙蝠在黑暗中飞翔。

  

  ——[哥伦比亚]加西亚·马尔克斯《霍乱时期的爱情》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