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菜的将军······ 读者在线 alingn.com

  马援是东汉名将,治军严谨,战功显赫,在朝廷上下享有极高的威望。不过,被奉若军神一样的马援也是一个非常喜欢交朋友的人。他为人和善,谦恭有礼,慷慨豪迈,非常重视友情,所以结交了不少朋友。每过几天,他就会在自己的府邸宴请知己好友开怀畅饮,马府之中常常是一片欢声笑语。

  

  这年春天的一个夜晚,他又在府邸和宾客们推杯换盏。这些人既是朝廷的达官显贵,又是他的好朋友。热情好客的他不停地向在座的宾客敬酒,一边和大家高谈阔论,酒宴上的气氛相当热烈。在这些被邀请的朋友里,孟冀是和他私交最好的一个,他不时倾过身体,和孟冀大声说笑。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来宾全都喝得摇摇晃晃,尽兴而归。

  

  孟冀回到家之后便蒙头大睡。第二天上完早朝之后,他忽然想起还有一件非常紧急的事情没来得及和马援说,连忙急匆匆地赶到了马府。孟冀来到马府的时候,已经是正午时分了,他告诉守门人自己有急事要见马援。守门人知道孟冀是马援非常要好的朋友,也没敢阻拦,连忙笑着带孟冀进了门。

  

  孟冀跟着守门人向前走,忽然发觉有些不对。守门人并没有将他领到正堂,而是带他来到了后院。孟冀刚要开口询问,对方便轻声禀告,说马援就在前面的菜地里。孟冀闻言,有点儿糊涂了。他按照看门人所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见一个魁梧的男子顶着日头,汗流浃背地在菜地里仔细地耕作着。守门人连忙跑到地里,躬着身向正在耕地的男子说了几句。男子把手中的锄头交给了守门人,缓缓转过了身。

  

  这耕地的男子正是马援,孟冀看了他一眼,微微一愣,随即哑然失笑。马援也不说什么,只是微笑着走了过来,拍了拍孟冀的肩膀。孟冀笑了笑,连忙把自己差点忘记了的急事告诉了马援,马援轻轻点着头听完了他的话之后,立刻吩咐手下人去办好了这件急事。

  

  办完了事,两个老朋友又坐在一起闲聊了起来。孟冀好奇地问道:“我听说朝廷每次赏赐的金银财宝你全都分给了手下人,一个连钱财都不在乎的人,甚至连宴请的宾客都是王孙贵族,却怎么对种菜有这么大的兴趣?”马援挥挥手,并没有直接回答孟冀,而是笑着告诉他:“我这一生跌宕起伏,坎坷曲折。我种过地,当过小吏,做过武将,这些经历给了我不小的启发。”孟冀微微皱了皱眉,静静地等待着下文。

  

  “年少的时候,我还是一介布衣,那时候我便和家人开荒种地,为了能种出好庄稼,我每天都要仔细察看地里的情况,看看地里是否缺水,有没有虫害,全部心思都放在了种地上,我的地也是全村人里种得很不错的;后来,我当了一个小吏,天天都和各种各样的琐事打交道,为了能坐好这个职位,我不停地翻阅以前的文档,尽力多学一些东西,我的工作做得也算可以;随后,我又机缘巧合地投身戎马之中,每天过着在刀尖上舔血的 生活,为了能生存下来,我勤练武艺,体恤下属,终于一步步成长了起来。”

  

  说着,马援顿了顿,“这些经历并不是我想要的,可命运却都给了我。这种种经历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人的贫富贵贱都只是一种状态罢了,谁也不会一辈子只生活在一种状态里。今日你家财万贯,明天可能就露宿街头了;现在你穷困潦倒,可也许很快你就飞黄腾达了。所以,人不可能决定自己的生存状态,却能决定自己的心态。 人生在世,不可能事事顺利,但却能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人在每一种状态下都顺心。”

  

  说着,马援灿然一笑,“这么多年来,只要有时间,我就自己种种菜。不为别的,就为了不断提醒自己——和王侯将相们举杯豪饮也好,顶着炎炎烈日辛苦耕种也罢,都只是一种状态罢了,最重要的是要让自己在任何一种状态里都过得舒心。想通了这些之后,也就不那么患得患失了,活得轻松多了。”

  

  马援的一席话说完,孟冀却一言不发。后来,孟冀对家人说起这件事时,不由得长长叹了口气,感慨地说道:“马援拥有这样的大胸怀,恐怕这世上也没有几个人能超过他了!”

  

  马援用后半生的经历,验证了孟冀的预言。马援一生忠于国事,丝毫不在乎钱财富贵,为了国家安定四处征战,最后马革裹尸而还。他去世之后,各地纷纷为他立祠建庙,香火百年不断。

  

  人生一世,谁都体验过对未来的迷茫,经历过刻骨铭心的失败,品尝过失去自信的痛苦。我们感受过世态炎凉,做着琐碎无味的工作,面对一次又一次命运的捉弄。然而,这一切只是人生的一个状态罢了。我们不能事事顺利,却可以努力让自己当下的生活变得充实有趣,事事顺心。

  

  马援是一个让人敬仰的将军,更是一个智者。过去的一切早已如云烟般散去,而他处世的大 智慧却让我们深思。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