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时需要一些“自费”······ 读者在线 alingn.com

  1994年,她17岁,夏日的一天,她收到了中国音乐学院的录取通知书,可上面特别注明:自费生,不能是北京户口。

  

  这一下让她的自尊心受到极大打击。妈妈周丽萍说:“自费又怎么了?古人不是说,‘草木之无声,风挠之鸣;水之无声,风荡之鸣’。自费也许是激荡你、让你能发出不同凡响的风呢……”妈妈的一番话,让她不再伤心,她要以坚强的心态迎接 人生这场寒风。

  

  她就是谭晶。妈妈还告诉她,妈妈的人生其实处处也有寒风。妈妈也曾是自费生,那是谭晶7岁时,听说中国音乐学院招收自费进修生,尽管那时侯马文工团已解散,她已做了三年多公共汽车售票员,可她还是花了当时堪称天文数字的1万元进修了两年,而所有的钱都是谭晶的爸爸谭新明在文工团解散后转身进入建筑行业辛苦挣来的。

  

  自谭晶懂事后,周丽萍与谭晶念叨最多的就是:“你是我的影子,我会没有遗憾的!”可以说谭晶是在“延续妈妈的梦”这一重荷中成长起来的。

  

  谭晶第一次在校外正式登台是在她9岁那年。谭晶和妈妈一起参加了市里举办的晚会。晚会上母女合作了《妈妈教我一支歌》和《洪湖水,浪打浪》。谭晶14岁时,有许多合唱团邀请妈妈做领唱,在妈妈分身乏术时,身高已一米六四的谭晶就会替妈妈上阵。

  

  看着不断进步的女儿,妈妈又说起了自己的心愿:“我只是在中国音乐学院进修了两年,你的大学一定要念中国音乐学院。”谭晶在读 高二时,妈妈就带她去参加艺校的考试。

  

  妈妈是想让她一步一步来,也由于当时她的音质有所欠缺,那一天妈妈带她到了临汾艺术学校。谭晶一唱完,老师们震惊了:“唱这么好,考艺校做什么?”在老师们的建议下,母女俩坐上了去太原的火车,报考山西大学音乐系。

  

  大一暑假回家,妈妈听见她唱歌,一曲唱完,妈妈好不惊喜:“你的声音怎么就突然出来了?”周丽萍的顾虑全然打消,她和丈夫商量,然后作出一个大胆的决定:退学,带女儿去北京考中国音乐学院,圆自己曾经的梦。

  

  然而,尽管谭晶收到了中国音乐学院的入学通知书,却是一名自费生,别人一学年的学费只有900元,她却得5900元。

  

  是妈妈的一番话,让她擦干眼泪,她坚定地说:“我知道世界没有给我公平,但我一定会证明自己!”

  

  在中国音乐学院的日子里,除了学习好专业民族唱法,她还学习通俗唱法。大三那年,她要证明自己了,她偷偷报名参加了七星杯中外歌手大奖赛,凭借当时一首流行的《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举获得第一名。毕业后,谭晶考入总政歌舞团。

  

  2008年8月,谭晶参加了中国首届青歌赛,在中央电视台演播大厅里,她演唱了一首《大地》,由于她将民族、通俗、美声跨界唱法发挥得淋漓尽致,一举获得了金奖。

  

  谭晶还成为继宋祖英之后第二位放歌维也纳金色大厅的中国歌手,她更是第一位在伦敦皇家阿尔伯特音乐厅举办个人演唱会的中国歌手。

  

  回首这些年走过的路,谭晶说:“我要感谢大学时自费生的经历,正是有了这段挫折,我才会不断证实自己,才没有淹没在民歌的声音里。”

  

  人生,有时需要一些“自费”。因为付出越多,得到的收获也就更厚重。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