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道······ 读者在线 alingn.com

  家里到底养过多少狗,已经记不起来了。

  

  回忆的巷道里,那些曾经的狗,就像大地上的庄稼,一茬茬长出来,又一茬茬倒下去;又像一群群的过客,从虚空中来,向虚空中去。能够残留下记忆碎片的,仔细想来,也就那么几个。

  

  最早的那条狗,是我幼年的伙伴。那时的我, 生活在偏远的乡村,热衷一切乡间孩子热衷的游戏,聚众野跑,带队掐架,还有,养一条狗。

  

  那时正流行一部李连杰主演的电影——《少林寺》,上面有条颇通人性的狗,叫阿黄。恰巧我的那条狗,也是黄毛遍身,于是就撬了一条明星狗的名字。

  

  我是极爱惜阿黄的,时常将自己的衬衣穿在它身上,还手缝了布鞋给它套上,谁知这畜生习惯了赤身裸体,穿上衣服,俨然就像戴上枷锁,死命地在田野里疯蹿,仿佛受了某种惊吓。

  

  它耍得很疯,害我时常围着村子大呼它的名字。在那个时代,给狗像人一样取个名字,是很稀奇的事儿。所以,每当我出外招呼狗,身后就会有尾随的小孩,嘁嘁喳喳地调笑——阿黄,还阿黄呢。那情境,颇类似刚刚网络上流行过的噱语——贾君鹏,你妈喊你回家吃饭呢。

  

  关于阿黄,我记得的片段只有这些,至于后来它是怎样的结局,已经记不起了。

  

  之后再有记忆的狗,都在最近几年。

  

  先是一条叫来喜的狗,肉肉的,小小的,趴在手掌上,远远看着,像极了一只玩具狗。女儿超级喜欢这个小东西,而它那幼小无辜的样子,竟也引发了我的母爱。我们对那条狗,照顾得很仔细,孰料,狗命粗糙,经不起金贵的折腾。没过多久,小来喜染了恶疾,虽然又是打针又是挂吊瓶的,却也终究没有留住性命。

  

  印象次深的另一条狗,名字好笑得很——“胖猪”。这个名字的得来,是因为它刚来我们家时,胖得几乎没有底盘。出乎我们意料的是,狗大十八变,几个月后,这家伙竟然发育演变成为苗条俊秀的型男款。是时,这厮的魅力挺大,巷子周围的那些母狗,都恨不得委身与它。这无形就助长了胖猪的骄傲情绪,走到那里,尾巴都翘得老高,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架势。

  

  最可气的是,因为后邻家的狗同它争夺过一条母狗的宠爱,它竟然发展到打家劫舍的蛮横。天天横在我家门前,小小的个子,跋扈威严地对着那条欲从我家门前路过的情敌狗怒目而视,一派“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的土匪态势。那条狗也真怕它,一见胖猪踞坐在大道中央,自己先委身在地,一点一点地向前匍匐前进。胖猪先是冷眼瞅着,看它匍匐到一定距离,一个鱼跃跳起来,扑过去就是一阵撕咬。

  

  最终,胖猪的嚣张害得那条狗再也不敢独自路过我家门前了。每次想穿过巷子时,它总是先俯在墙角那里看,一见胖猪不在,立马健步如飞地蹿过去。只是,蹿过去容易,再回家,却又遇到胖猪在“劫道”。狗的主人很生气,既恨自家的狗窝囊,又恨胖猪太嚣张。于是,每每就有这样的场景,狗的主人在前头走,狗在后面亦步亦趋,走到我家门前,趁我们不备,主人作势要扑胖猪,胖猪撒丫子进门。

  

  一条狗再厉害,说到家,也只是一条狗罢了,它可以在狗堆里称雄,到了人面前,永远是畜生。

  

  我们对胖猪的所作所为,又好气又好笑,没事总要教育它,当然,这份教育,颇有几分溺爱的成分,那情形,很像父母对善于惹祸的孩子的宠溺。

  

  不料,这家伙后来惹了一次大祸,那条同它夺爱的狗,到了发情期后,被情欲折磨得有点不要命了。没人亲见这俩畜生到底有过怎样的恶战,我们看见的结果是,那条狗无由得就瞎了一只眼。尽管没有人确定一定是胖猪犯案,但周围的人都见识过它的厉害,于是这莫须有的帽子就给它扣上了。

  

  然后,有一天,胖猪突然失踪了。

  

  我们急了两天,后来也就放弃了,它这样张扬跋扈,早晚会惹出点事端,所以,生死由命吧。

  

  过了这么久,偶尔我的眼前还会跑过它的影子,歪着尾巴,怒目而视,或者冷眼睥睨,仔细想来,倒有几分江湖老大的气魄。

  

  现在家里养的这条黄狗,名字很朴实,“石头”。它原本是条流浪狗,当初到家里来的时候,又赖又丑的样子。不过经过一年多的调教,这厮如今也变得毛色光亮、英姿飒爽起来。

  

  石头是条厚道狗,家里养了小狗时,放到盘子里的肉,它总是先躲到一边,等小狗肚子圆了,再过来吃。小狗也欺负它,每天睡觉,直接躺在它肚子上,权当免费沙发。而石头倒有点乐此不疲的样子。后来小狗死掉了,它伤心难过了一星期,转而和前院的邻家狗,好成了一家人的样子。

  

  同那狗在一起,它也一副极宠爱人家的样子,给它点好吃的,藏到一边,非到邻家狗上门,才叼出来。

  

  不过也奇怪,这么老实的狗,在外面却威风凛凛。而且,又是附近几条巷子母狗的梦中情人,别的狗,无论高矮胖瘦,一律都没有它的魅力。

  

  很多时候,看着它骄傲地被一群狗围着,我会觉得这厮有点花心大少的风范,虽然丫很低调,可是,骨子里应该有大侠的血气。在这一点上,狗眼可比人眼锐利多了,毕竟,它们是同类。

  

  说来说去,能留在记忆里的这些狗,也就这么几条。这一点,很像我们一辈子遇到那么多的人,最终能够在大脑中刻下记号的,也就那么几个。

  

  其中的规律不外乎,最早来的那个,占了座位的前排,无论是否突出,总是要被记住。然后就是两种分化,要么特柔软,柔软到让你一想起来,骨头都要化掉的那一种;要么就是特强势,强势到每当回忆起来,都要又叹又笑大半天。

  

  但是,无论何种,最让人无法释怀和极力效仿的,还是“石头”这一型。低调处世,牛气做事,一张温厚的脸,满腹柔情,骨子里却又锋利如刀。

  

  这是狗的大境界,也是人的大境界。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