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底下有黄金······ 青年文摘 alingn.com

  我和阿发都在小县城工作,是同事,也是好友,还住在同一个小区里。我和他都是1997年买电脑,并向电信局申请拨号上网的,当时的县城里,私人拥有电脑的家庭,不超过20家。

  

  这些年来,电脑可以说是我和阿发的情人。他玩游戏、打扑克、下象棋、QQ视频聊天、网上偷菜……反正网上时髦的玩意儿,他是无所不会,无所不精。而我只会利用业余时间在电脑上写文章,打开百度查查资料,登陆QQ投投稿什么的。别的,我则是摸不着东南西北了。

  

  10几年过去了,我的稿费收入从单篇三四十元,增加到单篇近万元,发稿数量一直是稳中有升,光是剪报就是厚厚的几大本,收到的样刊,足可以装上一麻袋。

  

  我用积攒的稿费,先后在县城里买了4套房子和一间小商铺,如今,房子和小商铺连同升值的部分,超过了300万元。我不欠银行一分钱的房贷,每月的房租抵得上一个小白领的收入了。

  

  实际上,我通过写稿、发稿所收获的精神上的愉悦,远远超过名下的这些不动产。各地读者的来信及电话,文朋诗友的交流,让我如坐春风,所有苦和累都像阳光下的雾气一样散去。

  

  阿发呢,仅有一套房子,仍背负着可观的房贷。他每月工资的一半要交给银行,并且要一直交到58岁。用阿发的话说,除非他买彩票中了大奖,不然,这辈子一是替老板打工,二是替银行打工。

  

  令我羡慕的是,阿发的电脑经常更新换代,淘汰下来的旧电脑,够办个小型电脑培训班了。我直言不讳地说阿发太铺张浪费了,阿发说,如果电脑不跟着升级的话,那些新款游戏没办法玩。

  

  这些年,我只是把台式机换成了笔记本电脑,图的是外出采访方便。简单的文字处理,奔腾586足够了。

  

  我还练就了一项特长,可以五笔盲打,速度赶得上那些同声速录员。我如果失业了,可以去做速录员,估计收入不会低。

  

  阿发如果失业的话,估计只能待在家里。天下没有一个老板,会聘请一个只会把电脑玩得倍儿精,键盘底下却长满离离荒草的人。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