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爱的方向······ 青年文摘 alingn.com

  周末送孩子上 英语课,我们一群妈妈,百无聊赖地在外边等着。

  

  一个漂亮妈妈来得晚,手里提着大包的购物袋:“要过端午节了,给婆婆买了身衣服,你们看。”她边说边把衣服一件件地展示。大家都夸她是个孝顺媳妇。她一开始高兴得合不拢嘴,后来一想,却突然变色道:“谁知道,这件衣服会不会又穿到大姑子身上!”

  

  大家惊讶地说,你大姑子,能穿你婆婆的衣服吗?

  

  “当然能穿,”她说,“上次,我给婆婆买了件蚕丝睡衣,一直不见她穿,我正纳闷呢,后来去大姑子家,发现在她身上。还有一次,我给婆婆买了紫砂煲,六百多块呢,我自己都舍不得用,后来照样在大姑子家的厨房里,我心里气呀……婆婆都这样,永远都跟闺女亲,把媳妇买的东西,统统贴给闺女。”

  

  “那可不一定!”她刚说完,就有人激烈反对,“我给我妈买七八百块的电暖器、五六百的豆浆机,她都给儿媳了,她认为,闺女出了门,就成外姓人了,她永远跟儿子亲,跟孙子亲,跟儿媳妇亲。”

  

  然后,围绕妈妈跟谁最亲,一群女人,吵得热火朝天。

  

  我也想起自己的妈妈,我的妈妈,跟谁最亲?我兄妹四个,我两个哥,一个姐,我是老四。小时候,妈妈好像对小哥最亲,食物极度缺乏的年代,小哥爱吃水煎包,大夏天,妈妈汗流浃背地给他煎包子吃,煎好了,又总是给小哥夹得最多,我这个最应得宠的小女儿,在一边看着,委屈地喊:“你就偏着小哥!”后来,听妈妈说,小哥小时候害过一场脑炎,很难治,幸亏捡回来一条命,也没有痴呆,四个孩子,小哥是妈妈的心肝。小哥长大后,成了教师,当了校长, 生活得很不错。我却在上班后,遭遇了一件件不顺心的事,日子也过得紧紧巴巴。

  

  那些年,在乡下的父母常来城里看我,肩上手上,总是沉甸甸的:白面、黄面、豆子、馒头、鸡蛋、时令小菜……凡是乡下能弄到的,差不多都带来了,从父母家到我家,要转三次车,走四十里的路,妈妈流着汗,把她全部的爱,都背了来。

  

  前两年,妈妈最亲的人,似乎又变成大哥了。原因是大哥做生意赔了些钱。有次回家,我听街坊说,我们三个儿女给妈妈的体己钱,她都偷偷塞给大哥救急了……

  

  想到这,我突然就明白妈妈的心了。

  

  我问第一个漂亮女人:“你的条件,是不是比你大姑子好些?”她说是。我又问第二个女人:“你的条件,是不是比你哥好?”她也说是的。

  

  我说,其实,妈妈对每个孩子,都是一样的爱,只是,她最关心的,永远是最弱的孩子。

  

  过得最坎坷的孩子,永远是母爱的方向。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