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的父亲都是一样的······ 青年文摘 alingn.com

  我成长于一个单亲家庭,母亲病故后,父亲更忙了,他似乎永远都在工作,有时几天才回一次家。好不容易回来一趟,除了呼呼大睡,就是指责我。

  

  他常常冲我大吼:“丹尼斯,你为什么又没考好?”使得邻居都知道我是个顽劣的差等生。我痛恨父亲,我好想一夜长大,然后尽快逃离这个家。

  

  14岁那年,趁父亲熟睡,我从他的钱包里偷走了200美元,爬上一辆不知开往何处的货车。等货车停下来,我到了旧金山,于我而言,这是一个相当陌生的城市。

  

  我在旧金山闲逛了几天,身上的钱很快所剩无几。当我意识到只剩20美元,而这点钱只够买几个面包圈时,我开始想家了。我趴在烤鸡店门口流口水,这时我突然想起了父亲,离家出走前,他曾买了一整只烤鸡给我吃。

  

  “我要回家!”这念头一旦冒出来,就一发不可收拾。我跑到的士站,想乘车回家。我一辆辆地敲开车窗,可司机们对我视而不见,他们都不吭声,只是不屑地摇摇头,懒得搭理我。走到最后一辆车前,我几乎绝望了。

  

  司机是一个满脸胡须的大汉。我的脑海中马上浮现出电影里那些杀人恶魔,犹豫了很久,我迟迟不敢走过去。就在我徘徊不定的当儿,大汉却主动和我打起了招呼。

  

  得知我要回加州,大汉不吭声了。当我识趣地转身离开,他突然喊住了我:“喂,小伙子,你肯出多少钱?”

  

  我说:“15美元怎么样?”即使归心似箭,我也得给自己留下5美元买个热狗当晚饭。

  

  大汉很认真地考虑了一下,他说:“不行,最少得25美元!”我壮着胆子小心翼翼地还价:“18美元,再多一个子儿我也不会给的!”。

  

  没想到,大汉竟然叹了一口气,他说“那就20美元吧,要知道,我可是今天的最后一辆车了。”

  

  夜色渐浓,我跳上他的车,快送我回家吧!

  

  车一启动,我开始想心事。等我回到家,父亲肯定要狠狠揍我一顿。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大汉主动跟我说话:“喂,小伙子,你喜欢读书吗?”这真不是一个好话题,我没好气地回答他:“不喜欢!”

  

  “哈哈哈!”大汉的笑声在狭小的空间里令我毛骨悚然,我紧张地问他:“你笑什么?”大汉说:“没想到我们还挺有缘,我也从小就不喜欢读书!”我没觉得这有什么可笑的,更不认为这是缘分,于是我保持沉默。

  

  “小伙子,你喜欢打棒球吗?”大汉肯定很无聊,他又挑起了另一个话题。可我实在没心情和他聊天,于是我没好气地回答道:“不喜欢!”“那你肯定喜欢钓鱼!”大汉并未察觉我的低落情绪,饶有兴致地继续发问。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钓鱼?”钓鱼还真是我的最爱,我有丰富的经验愿意和人分享,虽然此时我的内心忐忑。

  

  “哈哈哈,我说吧,我们还真是有缘!”大汉得意地笑了起来,“我可是远近闻名的钓鱼高手呢!”

  

  这句话激起了我的强烈兴趣,我睁大眼睛问他:“真的吗?你钓的鱼最大有多少斤?”

  

  “30斤!”他向我眨了眨眼睛。我惊讶地张开嘴巴。很快我们就聊得热火朝天,我像遇到了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一样,甚至将我离家出走的事、我和父亲的名字都告诉了他。以至于到了目的地,我们都感到意犹未尽。

  

  我递给他20美元。“再见了,大叔!”大汉接过钱,做了个鬼脸,“有时间来我家玩,我带你去钓鱼!再见了,丹尼斯,祝你和你父亲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

  

  看到我突然出现在家门口,父亲又惊又喜。他不顾一切地抱住我,他的身体在颤抖。他声音哽咽地说:“孩子,你终于回来了!”这时我才知道,为了找我,父亲已经连续几天没合眼,他的眼里布满了血丝,非常憔悴。

  

  当我将自己的遭遇告诉父亲,他惊讶地问:“什么,从旧金山到这里有上百公里远,搭的士起码也要两百美元!孩子,你遇上了好人啊!”

  

  很多年后,每当我驾车前往旧金山,都会想起这件往事。那位大汉早就看出我是离家出走的孩子,所以故意和我讨价还价,怕我不信任他不敢上车。我想,当时的他肯定也有一个与我同龄的孩子。

  

  也许,天下父亲的心都是相通的,而孩子们,只有经历过少不更事,才能懂得这一切。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