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不是真寂寞······ 青年文摘 alingn.com

  与朋友谈起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在中国出版时,不知不觉谈到了孤独与寂寞。我说,孤独是冰山上的一朵雪莲,寂寞是汪洋中的一条小船。

  

  孤独是清冷中的淡定,是流俗中的坚守。正如雪莲一样,在无边无际的冰雪世界,当一切都畏寒而隐身,只有它给雪原带来一点黄绿,带来一些生机和暖意。它不怕严寒,独守清冷,如高贵的公主,在自己独垦的心地,透着窗儿,张望飞翔的雄鹰。

  

  寂寞是黑暗中的不安,是空虚中的无奈。如一叶扁舟,在浩瀚无边的海洋中摇荡,远离了灯塔,甚至不见一只海鸥。海浪拍打着船舷,也将心拍得咚咚作响。抛到浪尖见不到月亮,跌入低谷见不到阳光,在恐慌中让洋流摆弄到任意地方。

  

  我的诠释,友人说太形而上学了,让人不着边际。我举例说,一位老者微眯双眼,袖着双手,倚墙坐在凳子上晒太阳,那叫孤独;一位俗人在灯红酒绿后唉声叹气,繁华落尽时坐立不安,那叫寂寞。孤独是一种境界,是功成名就后的地位,是安享天年的无求,是思想者的栖息地。寂寞是一种状态,是欲壑难填时的躁动,是喧嚣热闹后的无聊,是浑噩者难耐的故乡。

  

  曹操一生是孤独的,他不仅是身处高位,有高处不胜寒的感叹,而且时人对他极度不理解。他在《让县自明本志令》中,以足量的文墨剖明心迹,陈述自己忠心报国,决无称帝之意,自愿让出受封三县,以除世人之误。可世人认为曹操是装腔作势,曹操只能在孤独中守着自己的初衷,“破荆州,下江陵……酾酒临江,横槊赋诗”成一世之雄。他何来寂寞?

  

  再看千家诗中的《春怨》:“打起黄莺儿,莫教枝上啼。啼时惊妾梦,不得到辽西。”说的是一位妇人,被窗外的黄莺鸟叽叽喳喳搅了春梦,她披衣起身,操起屋檐下竹篙一阵猛打,将树上的几只黄莺吓得纷纷乱飞,哪顾得了女子应有的矜持与温婉。是啊,夫在辽西戍边,妻独守空房,一分孤独酿成一腔寂寞,以致思念成灾,寂寞成怨。

  

  这真是孤独催生豪杰,寂寞产生怨妇。

  

  其实孤独和寂寞都与痛苦为伴。只不过痛苦是孤独的过客,寂寞却与痛苦常相厮守。孤独在多数情况下是一种被动状态,当然除了病态,没有人愿意孤独。但孤独来临时,人要与孤独抗争,在孤独中将自己的篱笆扎牢,将自己的舞台搭好,在孤独中求得一份独我,求得一份成功,从而享受着孤独。

  

  若孤独不能排遣,寂寞就像黑夜漫卷而来。寂寞是内心自我生成的一种心理。没有人能让你寂寞,只有当你将自己一切鲜活的 生活,都堆在别人的架子上,当架子散了或抽走后,你就寂寞得一地鸡毛了。

  

  当然孤独也是相对的。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经典开头:“多年以后,奥雷连诺上校站在行刑队面前,准会想起父亲带他去参观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让中国作家推崇不已,纷纷模仿。可马尔克斯因盗版问题,不予在中国发行,让《百年孤独》在中国寂寞了二十多年,如今又在中国出版,可见《百年孤独》终究没有孤独。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