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着······ 青年文摘 alingn.com

  每次去广州,一般都会找机会去拜访林墉兄,听他神聊。他不只一次说到潮州人使用“悦”这个动词的生动与传神。他说:谈恋爱,说伊二人在悦,爱上她,叫做悦着伊;他说自己从小悦着画画,常画得姐姐们催着吃饭仍不甘放下画笔,那感觉,真的太好了。

  

  悦,就是迷恋呵。我们追求安居乐业的 生活,必须悦着你所从事的职业,否则,只为稻粱谋而干活,多少是一种无可奈何。

  

  不久前,一群青年影友举行一次摄影活动,请洪钟去给他们讲个课,属于专家讲座一级吧!开讲前,会议主办人问洪钟要加个什么衔头。洪钟无官无衔,但高级职称是有的,退休后也一直应聘在韩山师院当客座教授上摄影课,很受学生欢迎和校方好评,他的作品也曾获全国性一项大赛的金奖,冠上个著名什么的也未为不可,但洪钟想都不用想就说:叫摄影爱好者!

  

  洪钟是我的老同事老朋友,我知他这话绝对真诚,而我,则是极端赞赏。

  

  爱好,这两个字就够了。我真想建议他讲课的题目就叫《从爱好出发》,只是他在讲课后才告诉我这件事。

  

  爱好也是悦着。 历史上那些进入最高艺术殿堂的作品和无数造福人类的科学发明,都是爱好者们的兴趣的产品,甚至可说是副产品,因为他们出发点只在他们的爱好,从中获得愉快,重视的是玩乐的过程,不在于目的。

  

  什么叫 人生质量呢?用什么来衡量?我想,你一辈子从事你爱好的职业,在干活过程中一直充满愉快,就像男女相悦的过程,那么,你的生活质量就高,幸福感就强。

  

  著名潮剧、汉剧导演俞世明老师,出身于有钱人家,生活优裕。但他不当公子当戏子,从小悦着戏曲艺术,跑到上海学京剧表演,其武功甚为了得。解放后在潮安汉剧团当导演,“文革”期间,戴着历史反革命分子的帽子下乡劳动改造,接受贫下中农的监督。但悦着戏曲艺术,下工后关在房子里练声,星光下走到山坡习武,被革命的同志们发现,开会批斗,但他仍然手痒,死不改悔,不练声仍练功。贫下中农的眼睛是雪亮的,又被发现,又被批斗。但人民的生活需要艺术,村里宣传队排戏剧、排歌舞,请他去指导。村领导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俞老师如鱼得水,意气风发。公社领导无产阶级思想觉悟高,看到牛鬼蛇神想复辟,又把俞老师揪了出来,誓要批倒批臭。

  

  四人帮垮台,“文革”结束。俞老师平反之后分配到潮安县潮剧学员艺训班当老师。现在在潮州市潮剧团中的台柱演员,好多就是俞老师精心调教出来的。1981年我改编《程咬金招亲》请他导演,极其成功,极为精彩。已上演2000多场次,至今仍是保留剧目。

  

  爱好,悦着,就有这样的力量。

  

  有友人从日本旅游归来,说东京银座地下室有一间只能容十位客人的小餐馆,只卖日本寿司,别无他物,却被评为最高级别“完美”的“米其林三星”。食客预定排期已到一年之后。食客们说:“只为在此用餐而到访日本也值得。”

  

  87岁的餐馆主人叫小野二郎,是目前世界上最年长的米其林三星厨师,已经捏了五十多年寿司。看他日常工作,就像用手指、饭团、鱼生在跳探戈,完全能感受到他工作的愉悦。问他为什么这么大年纪还不在家颐养天年,他说:“我爱好捏寿司。”这使我想起童年在乡下玩泥巴,捏涂安仔的快乐。

  

  他每天重复,巅峰在哪里?没人知道,也不需要知道。重要的是爱好,是悦着。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