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误的阴谋······ 青年文摘 alingn.com

  李郁大学毕业后,分到一家化工厂当技术员,可是两年后,厂子就倒闭了。李郁正为工作的事愁得焦头烂额时,在深圳工作的陈清来了封信。陈清是李郁的大学同学,两人因是老乡,睡了4年的上下铺,因而两人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陈清信中说他成为“天宇贸易公司”供销部的经理,如果李郁愿意的话,可来公司当销售部副经理。

  

  李郁想不到陈清竟这么能干,仅2年,就成了独当一面的经理。李郁有点后悔当初没同陈清一起去深圳闯荡,因而浪费了2年宝贵的时间。

  

  几天后,李郁就登上了去深圳的火车。

  

  开初,李郁工作得很卖劲。陈清怎么说,李郁怎么做,两人配合默契,销售部门的生意也极好,利润猛增。陈清很高兴地对李郁说:“我很幸运找到你这样一位得力的助手,真谢谢你。”

  

  李郁说:“该我谢你,我端的这个饭碗是你给的。我一定会珍惜它。”

  

  “我们是兄弟样的好朋友,就别说见外的话了。”

  

  那回两人谈得极投机。谈到下班的时候,他们仍有许多话要说。陈清说:“走,我们去‘丽都酒店’,我请客。”他们喝酒时,又扯起大学时的事,一扯起大学的事,两人很是兴奋,就扯个没完。

  

  这天晚上两人都醉得一塌糊涂。

  

  忙起来,日子就过得快,转眼就快过年了。公司发年终奖时,陈清拿了3万,而李郁只拿了2万,李郁心里很不舒服,我凭什么要比陈清少拿1万?我比他辛苦得多。陈清只坐在办公室打几个电话接几个电话,而我成天在外奔波,今天北京明天南京,风里来雨里去。进货卖货,哪一样不是我干?有时为找车皮、找买主,得赔着笑脸低三下四求人。李郁越想心里越不平衡,脸上也灰蒙蒙的似块脏抹布。

  

  陈清没注意到李郁的脸色。陈清拍着李郁的肩说:“李郁,该请我去‘丽都酒店’,一下2万元奖金,顶你在那个破化工厂干1年。”李郁不出声,陈清就笑着说:“你不想请我,那我请你。”可李郁仍不出声,陈清这才见到李郁阴沉的脸色,忙问:“李郁,你怎么了?”李郁冷冷地说了一句“我有点不舒服”就走了。陈清呆呆地站了许久。

  

  晚上,李郁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李郁想,如我把陈清挤走了,那经理的位置不就是我的?这样一想,李郁很是兴奋,对呀,我为什么不能当经理?为什么非要让陈清吩咐干这干那的?读大学时,陈清哪一样能同自己比?自己当班长,陈清当副班长;自己大四是正式党员,而陈清大四才是入党对象。左想右想,李郁便拿定主意要把陈清挤走。

  

  陈清再让李郁干这干那时,李郁表面爽快地答应,背地里却拖着不干或者与陈清顶着干。李郁做得严丝不漏,陈清还一直蒙在鼓里,以为李郁什么都照他说的去做了。

  

  后来陈清进的一批彩电竟是冒牌货。

  

  公司为此损失20多万元。

  

  后来一次因收了客户的订金,而没在客户要求的时间给货。公司按照合同赔给客户10万元。销售部接二连三的出事,让公司总经理很是恼火。这不但使公司经济上受到损失,而且公司的声誉也一落千丈。一怒之下的总经理炒了陈清的“鱿鱼”。陈清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李郁从中做的手脚,也没怀疑是李郁使的坏,因为陈清出事的这段时间,李郁一直“病”在家里。

  

  李郁得知陈清被解聘后,忙去了公司。

  

  让李郁想不到的是公司销售部新来了位经理。新经理见到李郁,冷冷地说:“你去财务室把工资结一下。”

  

  李郁想不到自己也被解聘了。李郁问经理:“你为什么解聘我?”

  

  新经理很坦率地说:“我要用我信得过的人,而你是陈清的人,我用你不放心……”

  

  李郁又去责问总经理为什么不让他当经理,总经理说:“据我观察,你只适合当副手。你在陈清手下时,对他言听计从,无论他是对还是错。”

  

  “不是的……”李郁大声说。

  

  总经理再不理李郁了:“你走吧。”

  

  李郁只得回了家。李郁开了家百货店,生意并不好,挣的钱仅够过日子。李郁想到在“天宇贸易公司”工作时1年的奖金就有2万元时,心里就像打翻了醋瓶,酸溜溜的极不是滋味。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