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桥······ 青年文摘 alingn.com

  如果说江南盈盈的水流是丽人柔荑般的手指,那么河上桥便是一枚光灿灿的定情戒。柔波亮闪如碎玉,一桥横贯江南美。

  

  江南遍地河,河上桥梁多。江南桥,揽水自照,越水而居,亲水而活。柔媚的水,刚毅的桥,波光衬托弧影。粼粼柔光,碎碎念。温婉江南,有桥水才灵秀,有水桥更柔美。烟雨江南多情桥。水生烟,烟笼桥,桥卧水,朦胧成轻纱般的梦,于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江南桥因水而生。丰水的江南,人们望“水”兴叹,浩淼烟波横断天涯路。泅渡靠舟,涉水赖桥。有了活动的舟,更念固定的桥。念桥之心,催生建桥之智。一桥横架通天堑,飞虹卧波迎宾客。

  

  行走在江南桥上,心情是好的,感觉是亲的,望天天蓝,看水水碧,连耳畔的风也和煦如春燕呢喃,一步一欣慰,一脚一感恩。日久天长,感恩之心化作对桥的神性仰慕,便要在桥头要植树建庙,以期福泽万代。

  

  老家陈坊,有条流经村前的河,名叫南港,后汇入江西五大水系之抚河。几百年前,村人在此修建一座木桥,四里八乡去董塘集和抚州,都打这桥过。耕作对岸的农田,输送农具,人员往来,全仗此桥。陈坊古木桥,情牵万户心。桥头有棵硕大的空心古樟,村里老人说,建桥之初,陈坊老祖宗亲手所植。树龄不短于500年。树老而成精,成精是为神。即使有樟树神的庇佑,陈坊古木桥每隔十来年,也会被洪水冲毁,然后,村民砍树重修。最新一次重修,是在2012年冬。桥算是新桥,韵却是积淀了500多年的古韵。

  

  古桥有古木,新桥有新庙。神性,寄托了江南人顺风顺水,吉祥如意的美好愿景。

  

  走过最原始的桥,是由父亲安放在水田边,水沟之上。说是桥,实则一截二尺余的杉木,搭在南北两条田埂上,下面是清浅的水沟。一步就能跨过,为何还要安桥?至今我也没能搞明白。类似的独木桥,像螺,像燕,更像无名的花花草草,散落江南处处。桥之祖,正是这种不起眼的独木桥。“桥者,乔也。竖为高大乔木,横为桥,连通水之两岸。”

  

  江南桥,水之梁,横亘在水流两岸,沟通南北,连接东西。

  

  人们移步过桥,驭车上桥,眼望水流,耳听河风,感受到凌波微波的妙趣。弯弯绕绕的溪流,浩浩荡荡的江河,在桥下流逝,不舍昼夜,流老了江湖岁月,人间却换了新颜。

  

  亲水江南,人们择河建村镇,倚水筑民居,桥是柔波上最美的彩虹。水上桥,桥里水,或婉约,或恢宏,或粗野,或巧致,或微小,或浩大,多姿多态,尽展桥之刚强秉性。水与桥相融相生,灵性嫣然,百桥有百名——白龙桥、小港桥、彩虹桥、塔影桥、小石桥、宝带桥、剑桥、抚河大桥、长江大桥……美丽的桥梁动听的名,是镶嵌在江南大地的璀璨明珠。

  

  清丽江南诗意桥。 诗歌更添桥风韵。陆游诗云:“柳疏桥尽见,水落路全通(《柳桥秋夕》)”一柳一桥,一路一水,道不尽那万种桥风情。卞之琳先生说:“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站在每一座桥上都能赏风景,每一座桥也都独自成景。波兰 诗人星波?丝卡在《没有死亡,没有夸张》一诗中深情吟咏:Findastar,makeabridge。(发现一颗星,建造一座桥。)。每一颗星都是一个世界,世界和世界之间,需要人们去建造一座座沟通的桥。就像莫文蔚唱的那样:“我们一直忘了要搭一座桥/到对方的心底瞧一瞧/体会彼此什么才最需要/别再寂寞的拥抱(《电台情歌》)”更多诗情画意,君临桥上玩味,更为真切。

  

  烟雨江南,氤氲出人们婉转的性情,弯弯绕的性子,让人说不清道不明,摸不透理不顺。因了水上桥,江南人的性子里,平添一丝畅顺,一份耿直,一种坚强。

  

  江南桥,是发表在水流之上的诗行。这水之定情戒呵,经千年霜雪而秀雅,历万世风雨仍挺拔,柔韧紧致,结实舒朗,在粼粼波光之上,诉说江南不老的传奇!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