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景朵爱了你这么多年······ 微型小说 alingn.com

  默默喜欢了他很久
  
  我是苏景朵,暗恋隔壁班的帅哥林向阳。那种暗恋是豆蔻梢头初见的心悦相知,羞涩懵懂却真实。当林向阳迎面走来的时候,我装作若无其事地和米夏说着最新的八卦。直到他完全走过去了,我才听到一旁的米夏生气地数落我:“花痴,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那一刻,我的心里眼里只有林向阳。那些空气里缓缓流动的青草香,还有校园里的人来人往,都只不过是朦胧的布景。
  
  今天的林向阳穿一件红色毛衣,淡蓝色牛仔裤,单肩挎着书包,挺拔而英俊。他连这么俗气的颜色都能穿出别人望尘莫及的味道,我想不喜欢他都难。
  
  可是,我的喜欢是卑微的,我实在过于平凡。我和林向阳之间有着30厘米的高度差,我的成绩平平,我的青春痘还时不时会出来作怪。所以让我纠结的是,要怎样才能让一米八五的他注意到一米五五的我。我悄悄问过姐姐,传说中的恨天高到底有多高。是不是只要我的身高加上23厘米的恨天高,刚好我和林向阳站在一起就是最佳的男女身高比例?
  
  米夏是我最好的姐妹,一米七的个头让她在人群中看上去那么抢眼。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俩关系这么好,偶尔我是嫉妒她的。嫉妒她那么好看,嫉妒她看上去和林向阳那样般配。
  
  不过幸好,米夏不喜欢林向阳。她说林向阳一看就是个花心的主,喜欢上这种人是自讨苦吃。很多时候,米夏像个小大人,她永远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像我,一个人默默喜欢了他很久很久。久到,我都快忘了去计较他到底值不值得。
  
  离他近一点
  
  作为帅哥,林向阳有恃才傲物的资本。
  
  他家并非大富大贵,但那种书香门第浸润出来的气质,也许我一辈子都学不来。而且不出意外的话,他会去上海最好的大学读他最爱的专业。
  
  我是在高一的时候,开始迷恋林向阳的。组成他名字的这三个字,在我的心底是最神圣的存在。
  
  从喜欢上他的那天起,我就拼了命学习。可我真的是那种很笨的女生啊,除了作文写得好,其他科目的成绩总是平平。
  
  即便这个愿望显得多么不自量力,高中三年我还是保持着这个信念坚定不移地努力。暗恋了他多久,我就努力了多久。
  
  高考志愿表交上去的时候,班主任说,你填上海的这所名校太冒险了,还是换所竞争小一点的普通大学比较好。瞧,班主任说得多直白。可他说的都是实话呀,我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一想到毕业了就再也见不到他,我的心就无比惆怅起来。
  
  后来,我找班主任改了志愿表,不过还是清一色的上海。不能和林向阳去同一所学校,至少要和他在同一个城市上大学。
  
  只是我没有想到,上海的学校竞争那么大,我退而求其次的那所大学也没有收留我。这样的结果,好绝望。
  
  也许自始至终我的错误在于,不够漂亮也不够聪明的我,却不自量力地喜欢上人群中那么优秀的林向阳。
  
  这些年,我所有的努力,不过是为了能够离他近一点。
  
  耗尽一生的勇气
  
  八月的末梢,复读班就紧锣密鼓地开始上课了。为了鼓舞大家的斗志,校领导特意邀请了高考中成绩优异的学生来做演讲。
  
  这些人里,当然少不了林向阳。我躲在礼堂的小角落里,目不转睛地看着台上的他。他在台上说的每一句话都像是一首诗,在我的心底回荡开来。
  
  临近九月,林向阳要去上海了。少了他的小城,一下子变得黯然起来。走在校园里,仿佛走到哪,都是他的影子。篮球场上他投篮的样子,图书馆看书时他专注的眼神。实在想得不行的时候,我就一笔一画地给他写信。
  
  这个方法,屡试不爽,让我平静地走过了那段最艰苦的时光。
  
  只是,那些信自始至终我都没有寄出去过。这种苦苦暗恋一个人的感觉,真是又甜蜜又忧愁。
  
  林向阳生日那天,我酝酿了很久后,给他发了条“生日快乐”的短信。就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几乎耗尽了我一生的勇气。
  
  仿佛等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我终于收到了他的回复:“谢谢你,不过刚换了新手机,你是?”
  
  其实就算他没换手机,他也不会知道我是谁。
  
  就在我犹豫着要怎么回复他的时候,手机的铃声响起来。我接通了电话,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喂,你好……”那熟悉又好听的声音传过来,我的世界一下子安静了,只剩下紧张的呼吸声。林向阳喂了几声没反应后,终于挂了电话。我的心,却在那个夜晚,久久不能平静。
  
  像个小丑
  
  第二年,我终于考到上海,和林向阳的大学隔了一条街。没课的时候,我就穿过那条长长的街,去他的学校,以期和他偶遇。
  
  可我第一次发现在这个偌大的校园里,遇见一个人是那么难。
  
  每次去之前,我都会穿上那双最漂亮的恨天高,实际上没有人知道我最爱的是平底鞋。室友们都很好奇,为何总有那么几天我要穿那么高的鞋子走那么多的路去另外的一所大学。
  
  这是我心底的秘密,我想美美地出现在林向阳的世界里。
  
  后来,我终于见到他了。可那样的场面,却让我的眼泪差点就掉了下来。那条长满蔓藤的小路上,我看着林向阳迎面走来,他身边的那个女孩真是好看啊,简直是画中走出来的一对璧人。
  
  我恨不得变成隐形人躲起来,可林向阳走过去了,和那个她有说有笑,一点都没注意到迎面走过来的我。这不怪他,他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呀。
  
  只是那一刻,我觉得踩着恨天高的我,像极了一个小丑。
  
  回到宿舍,我躲进被窝,一个人哭了很久。
  
  告别单恋时光
  
  米夏说,这下你该死心了吧。
  
  喜欢一个人,知道他心有所属就能死心,那这样的喜欢是不是太浅薄?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做个浅薄的人。
  
  问题是,我压根就没办法让自己不去喜欢他,他的身上有我年少的梦想。我就这样固执地义无反顾地继续让林向阳住在我的心里,哪怕他从来都不知道。
  
  接下来的大学生活,我一如既往地会在没课的时候去隔壁校园,蹭课、蹭讲座。如果这一天刚好还能遇到林向阳,那就再美好不过了。没遇到,我也不再失落,因为对我来说,当天听到的那个讲座也是不错的收获。
  
  每遇到林向阳一次,我就在笔记本上做个记号。我想等第一百次的时候,就去告诉他,我曾那样地爱过他。可我的笔记本上刚记完八十八次,林向阳就要离开了。
  
  大三的最后一个学期,我在林向阳的校园里,看到他们学校公告栏里贴出来的公费留学名单。“林向阳”这三个字那么醒目地排在第一个,他一直都这么优秀。
  
  然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再后来,我也毕业,留在大上海,每天穿着光鲜亮丽的套装出入淮海路最高档的写字楼。一晃又是三年,林向阳成了一个更加遥远的梦想。
  
  2013年,我的运气还不错,遇见上海小男人沈路。那些盛大的温柔和细腻,被他一点点地做过来,终于让“林向阳”这三个字一点点地淡出我的世界。
  
  有一次,和沈路聊起初恋这个话题。我说,你就是我的初恋呀。其实也许在我的心底,林向阳才属于最初的心动和心跳。只是从来没有人知道,苏景朵爱了林向阳这么多年。
  
  沈路向我求婚的时候,我幸福地点了头,也算和那么多年的单恋时光作了最后的告别。从此,我爱的人他也爱我。关于林向阳,他只是我青春时光里的一个过于华丽的梦想。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