挨打一二三······ 微型小说 alingn.com

  你被爸妈打过吗?你挨过的“终极武器”是什么?各位同学,晒晒那些被打的时光吧!在爸妈渐渐老去的时候,说真的,想想当年被打的经历,虽然痛,却也是一种幸福!
  
  Livivi:一般是数学作业粗心算错一挨顿打,语文考试卷面不工整挨一顿打,抽屉乱了也要挨一顿打。梳子啊,衣架啊,最生猛的是用直径约30厘米的锅盖!
  
  李丽丽:被一部小型《新华字典》砸在头上,还不准吭声,憋屈啊!最惨的是被风筝的骨架打,虽然细,但韧性无比好,以至于我妈使三分力,那根木签能弹出十分力来!
  
  Vilin薇:我爸妈还是习惯赤手空拳揍我,主要是我随时能惹起他们的怒气。通常会是“如来神掌”,掌风有力,难以躲避,伤痕明显,让他们比较有成就感。我爸的口头禅是:“再给老子犟嘴,老子扇死你,让你五指山下一片红!”
  
  Wangao2000:一包鲜辣方便面跪上去,不能跪碎;碎了换碗,反过来跪,再不老实就到门口摘一把苍耳跪上去……
  
  雷公老子:小时候暑假去乡下外婆家偷着游泳,外婆用指甲在我的皮肤上划一下就能明白。能划出白印就是游过泳了。晚上待我上床睡觉,外婆放下蚊帐,用竹条扎成一把一顿暴打,打得我又痛又痒,又无处可逃,只好跪在床上求饶。
  
  爱盛开时:我基本上没怎么挨过打,但是很怕我妈唠叨。我要是不听话,她能从早上起床唠叨到晚上睡觉,不停顿、不喝水、不重复地唠叨,不能反驳—因为反驳的句数与唠叨的时间成正比,反正就是唠叨到你屈服为止,所以不用打我最后都会乖乖就范……
  
  花花马甲:我小时候被我妈用锁自行车的链子锁抽过,我一个朋友被他爸用高压锅的锅盖抡过……都是血雨腥风的童年啊!
  
  厄尔尼诺:我小时候号称“飞天蜈蚣”,要打到我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所以我们家基本上都是三人对我围追堵截。我爸是主攻手,负责拿“大杀器”追击;我妈比较胖,负责堵住去路;我哥比较灵活但经不起我碰撞,他就在我逃窜的路线上不时出没负责骚扰……如此这般,捉到我之后,他们三个都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心头愤恨倍添,基本上就是把我捆住吊起来打,打累了还要吊半天,所以我对过山车、海盗船之类的游乐项目从不发憷。
  
  打我的武器有麻绳、锅铲、锅盖、笤帚、扫把、皮带、桌球杆子、大头皮鞋等。因为老爸是军人出身,军体拳当然是免不了的,还有分筋错骨手、缠丝擒拿手,不一而足。老爸经常打几下,就问一声:“你求不求饶?”情形很像日本鬼子刑讯逼供共产党员—你招不招?
  
  我老妈就像翻译官,帮腔诱哄:“你就承认错误吧,承认了就不用挨打了—赶紧招了吧,何必受这洋罪呢?”
  
  最坏的就是我哥,有时候我爸在抽打我,他就同时对我呵痒,感觉他就像一个汉奸,手段比鬼子还卑鄙毒辣,让我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烧。
  
  Caosl:我记忆最深刻的是,小时候有一次,我被我妈打了一顿后,夜晚醒来,见到我妈蹲在我的床边,歉疚又深情地望着我。我哭了,妈妈也掉下了眼泪。那个夜晚妈妈那慈祥的目光,我一辈子也不能够忘怀!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