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朋友······ 微型小说 alingn.com

  半夜里,有人敲开了我的家门,来人是大学时的同学林雪峰。林雪峰一身风尘,原本墨色的行李包变成了灰色,裤腿上沾有两小片草叶。他苦笑说:“我出来快半年了,跑了许多地方,还没找到工作。看,弄得一副狼狈相。”
  
  我赶紧招呼老同学洗澡、吃饭,安排他睡觉。妻子却悄悄说:“这个人住在家里我怪不舒服的,你得想办法让他快点走。”我也担心林雪峰长住不走,可怎么好意思赶人家呢?妻子献计说:“我们推说要出差,他总不至于一个人赖在我们家吧。”
  
  第二天早上,我对林雪峰说:“我们两口子都要出差,两个月后才回来,很抱歉不能招待你了。”林雪峰笑一笑说:“没关系,吃完早饭我就走。”
  
  临走的时候,林雪峰说:“我想把行李暂时放在你的车棚里,不知道行不行。”我说:“当然可以。”当即打开车棚门,让林雪峰把行李放进去,顺便给他一把车棚的钥匙。
  
  第二天,我发现车棚扫得干干净净的,墙角有两块折叠整齐的纸板。原来,林雪峰晚上在车棚里睡觉。我愧疚地对妻子说:“我的老同学一定是走投无路才来找我,我这样对他,太不应该了。”我要把林雪峰叫回家里来。妻子说:“你疯了,我们已经说去出差,再叫他回来,不怕丢脸吗?”我问:“那怎么办?”妻子说:“以后我们不能在家里弄出太大的响声,晚上不要开灯,上下楼更要千万小心。总之,不能让林雪峰知道我们在家。”
  
  从此,我们两口子就像做贼一样生活,即使不坐摩托车,也戴着头盔上下楼。直到一个月后,在信箱里看到一把车棚的钥匙,我们俩才长出一口气。林雪峰只留下钥匙,没有留下地址。
  
  天有不测风云,3年后,我供职的公司破产了。我也像3年前的林雪峰一样,到处找工作,到处碰壁。正在心灰意冷的时候,有一天,林雪峰打电话来,问我愿不愿意到他的公司去。林雪峰已经是一家公司的经理了。
  
  我喜出望外:“你怎么知道我失业了?”林雪峰说:“其实,我一直在关注你。”
  
  我惭愧不已:“我……我以前骗过你。”林雪峰说:“我知道,那次,你和妻子一直在家。”
  
  我问:“那你为什么……”
  
  林雪峰说:“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曾经找过许多朋友,没有一个人愿意收留我,只有你很爽快地把车棚的钥匙给我。因为有你的车棚,我才站稳了脚跟,才能继续去找工作。不瞒你说,那时候我身上只剩下10元钱。你比其他朋友好得多,我应该感谢你。”
  
  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两行泪水无声地流下来。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