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美味······ 微型小说 alingn.com

  河豚——悲壮拼死吃
  
  到台北的时候正是3月底,赶上河豚上市的好时机。
  
  拣一片河豚肉,蘸上一点日本酱油和芥末,嘴唇刚一接触,就觉得有点麻刺感。略一咀嚼,整个口腔都充斥着一种麻麻酥酥的异样感觉。
  
  我信手拿了一块盘中央做点缀的天妇罗填进嘴里,没想到威力起码是刺身的十倍,将它咽进肚子后,一股搔不到说不明的麻麻快感从脑袋一直蔓延到双腿,全身寒毛直竖,偏偏又觉得非常爽。
  
  我这才知道,河豚肉的毒性其实并不算大,最致命的部位是肝、肾、卵巢、睾丸和皮肤。但正是因为这些部位有剧毒,所以最能带给食客无与伦比的愉悦感。如果生吃这些部位的话,跟服毒没什么区别,好在河豚的毒素只要在150摄氏度的高温下超过4分钟就会被破坏,厨师用了油炸的方式,将这些剧毒部位烹制成天妇罗。
  
  每年,台湾都会有几个倒霉蛋因为吃河豚被放倒,拼死吃河豚,有点悲壮,更有豪情。
  
  生蚝——全球中毒率最高的美食
  
  很多人都吃过生蚝,但不是清蒸就是炭烤,高温在保证食用安全时,也剥夺了生蚝独特的介于固态与液态之间的口感。
  
  真正的食家对生蚝只有一种吃法——生吃。挤上几滴柠檬汁,淋上几滴特制酱油,托着生蚝壳送到嘴边,双唇一抿一吸,半液体状的生蚝吸进嘴里,略作咀嚼,就有一种鲜甜甘美的味道四溢而出,配上柠檬汁的酸和酱油的咸,变作满口琼浆玉液。美国美食家罗布·沃尔什评价:吃生蚝是人世间最完美的体验。
  
  只是,生蚝含有一种毒素,生吃生蚝中毒致死的概率约为百万分之一。
  
  荨麻——会“自卫”的香料
  
  荨麻毒到什么地步呢?12世纪西藏圣徒密勒日巴大师常年只喝荨麻汤,结果是他的头发最后彻底变成了绿色。
  
  吃荨麻的快感比起河豚来更胜一筹。因为荨麻草是一种会“自卫”的植物,一旦被触及,它会马上释放出蚁酸,对接触者的皮肤造成痛痒交加的感觉。荨麻的最佳吃法是荨麻拌菜,荨麻草对口腔造成的灼痛感会让人大呼刺激。
  
  如果没那么重口味的话,可以选择以荨麻为调料的汤。被汤稀释后,荨麻的刺激感会减弱很多,一口浓汤含在嘴里,体验蚁酸在口腔里左冲右突给舌头按摩的感受,很独特。
  
  苦艾酒——绿色魔鬼
  
  有种酒被称为绿色魔鬼,王尔德说它是自己心中的落日,它的辉煌之作是——凡·高因为它割下了自己的耳朵。它就是苦艾酒。
  
  苦艾酒的酒精度超过68度,酿造苦艾酒的苦艾草中有种thujone成分,这种成分伴随酒精会带给人一种迷幻的感受,有的人喝了会痴笑不已,有的人喝了会号啕大哭,毕加索称这种迷幻的快感为在郁金香丛中挨挨蹭蹭,而海明威则将其形容为柔软的、完美的幻觉。
  
  欧洲各国形成了各有特色的不同的苦艾酒喝法:法国人喝苦艾酒,要加四到五倍的纯净水;瑞士人则兑糖和冰水……
  
  但最爽的,是波西米亚人的做法:先点上火,将火盖灭后深吸一口浓烈的苦艾草混合茴香的味道,再将微温的杯中酒一饮而尽——这是最刺激的苦艾酒喝法。
  
  或许有人觉得吃这些有毒美味是自虐,但我不久前看到了这样一个段子——吃顿饭开开心,点了几个地沟油炒的菜:一盘避孕药催大的铁板鳝鱼,一盘臭水沟捞来的麻辣龙虾,一盘农药高残留的清炒菠菜,一盘亚硝酸盐超标的卤菜拼盘,一盘饱含瘦肉精的熘肉片,一盘福尔马林泡过的火爆毛肚,两小碗硫黄熏过的银耳枸杞羹,老板免费送了一杯重金属超标百多倍的碧螺春茶,再喝了点甲醛勾兑的啤酒……
  
  风险美食与大众食品,哪个更安全,这个,还真不好说!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