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独特的致富之道······ 微型小说 alingn.com

  英国,到处都是“宫保鸡丁”:王宫、古堡、基督教、市政厅之谐音也。到处都是希腊式的圆柱、罗马式的拱顶,到处都是红砖的房、石垒的街。在中国,一百年的房屋已经垂垂老矣,弥足珍贵,在英国,二百年的房屋,属于“年轻的老头”,成群结队;中国的古迹,大都埋在地下;英国的古董,大都立在地上。英国的街道,窄窄的、弯弯的,始终走不出中世纪的街巷。
  
  英国,对于“曾经”,像走在荡板桥上捧着一堆古瓷瓶,小心翼翼,谨防失手。
  
  英国,一百年以上的建筑,可以向英国文化遗产基金会申请,一旦列入保护名单,所有的修葺费用都由基金会负责,产权、使用权依旧是房主,你可以居住、出租、转让,但不得擅自改动建筑风格,哪怕细节。丘吉尔庄园是二百多年前建造的,在庄园里你可以看到天、看到河、看到山,但看不到边,丘吉尔后裔已无能力维护庄园,由基金会拨款修葺,但产权还属于丘吉尔嫡传后代,至今居住着丘吉尔伯父家的后代。基金会不靠财政拨款,而是社会各界的捐献,表现出英国人民的意愿:宁愿赔钱“倒贴”,也要保护“邻居”的遗产。
  
  在伦敦的泰晤士河南岸、千禧桥旁曾有座剧场,莎士比亚隶属于此,大部分作品在此上演,1613年在演出《亨利八世》时被大火烧毁。近四百年以后,英国人又原汁原味地重新建造起来。剧场内,依旧木廊、木凳、木戏台、木包厢,看台还是露天的,只能6月到9月演戏,悉如旧制。剧目全是莎士比亚的,台词也是莎士比亚时代的古英语。这就是1997年重建的莎士比亚环球剧场,它处在伦敦城中心、圣保罗大教堂的对岸,单单那里的地皮价值就高不可估。英国人对待遗产,就是如此一掷千金、不惜血本。
  
  英国人那么尊重历史,因为他们看到历史中的合理性。现在大多数国家的车辆右行,偏偏英国依旧左行,这是征服者罗马人的旧例,罗马人右手持剑,只能左行,英国也左行。W68是伦敦北上爱丁堡的高速公路,其中不少路段笔直如尺,那是英国人沿袭罗马人修筑的古道。马车时代,道路贵直,缩短距离,节约成本。汽车时代,道路贵曲。倘若笔直,没有变化,驾驶员就会打瞌睡,但英国人依旧在罗马古道筑路,这样节约占地面积,能减少筑路成本。
  
  现在世界上都是公制单位,英国依旧是英制单位,给换算带来不少麻烦,连英国人都烦了,但就是不变,在英国人看来,变革会带来震荡,引起的损失远远超过便利的利益,权衡两者取其轻。
  
  英国的民宅绝大多数是砖房结构,很少拆迁,往往历经上百年。如果按70年折旧,现在的房子几乎就没有成本了,所以英国的GDP不高,但是人民很富裕。倘若天天“破旧立新”,拆是GDP,建也是GDP,GDP很高,生活成本更高。因为永远有折旧、永远有成本。上海有句老话:“一搬三年穷。”因为搬家总要丢弃些家当,添置些家当,这都是成本,论证了财富需要积累。
  
  突然想起20世纪80年代初,有一篇论文引起轰动,题目好像是《中国封建社会为什么那么长》。它的观点是:每当封建王朝走向繁荣,财富积累增加、土地兼并出现,越繁荣兼并越频繁、流民就越多,最后引起社会大动荡,多年的财富积累,化为乌有。新的朝代又重新开始积累,周而复始,社会永远无法完成资本积累,进入资本主义。用现在经济学的眼光来看,动荡可以创造GDP,可以创造投资,但不能积累财富。
  
  英国则相反,承袭传统,温和改良,减少震荡,财富随时间而积累。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