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狗的保镖生涯······ 微型小说 alingn.com

  转眼到了冬天,大春像往常一样一放学便冲到校门和大黑“会合”,只是这次,她没有看到大春,另外一只英武神气的狗挺拔地站在枣树下,眼球骨碌转着,尾巴焦灼地摆动着,看见大春后,洪亮地“汪汪”叫了几声,脚步急促地朝她跑来。
  
  刚出校门口,大春就远远看见枣树底下的大黑。它一如既往的英武神气,挺拔地站在那儿,只是不断骨碌转动的眼球和摆动频繁的黑亮尾巴让它看上去有些焦灼。突然,它的眼神定格在某处,并且瞬间变得无比温和,尾巴也摆得幅度更大、更亲昵,它洪亮地“汪汪”吠了几声,开始急促地挪动脚步。
  
  它看见了大春。
  
  大春跑跳着来到它身边,一把搂住它浑圆的脖颈,双手不停摩挲它油光黑亮的毛发,嘴里嘻嘻笑道:“大黑,大黑……”大黑也在这般“爱抚”下乖乖把脑袋往大春怀里蹭,一脸的温驯。
  
  大春突然想起一件事,忙把大黑放开,问道:“大黑,爸爸呢?你怎么一个人来了?”
  
  大黑甩了甩脑袋,前脚刨了刨地,嘴里发出几声“哇呜,哇呜”的声音,居然像个不好意思的大姑娘一样别过了身子。
  
  大春一下就明白了,她重新把大黑抱进怀里,嘴里嘟囔道:“你没有跟爸爸说,自己来的对不对?爸爸的农活太忙了,你要一个人接我回去对不对?”
  
  大黑使劲地摇动尾巴。
  
  “大黑真乖,我们回家吧。”
  
  大春说的“家”坐落在一座山上,独门独户的,和村子里其他住户隔得很远,距离学校则更远,足足有两个小时的路程,冬天白日短的时候,她常常要天不亮就摸黑上路,放学回来时天色又已经暗得不像话,蜿蜒偏僻的山路两旁全是高山密林,深山里常常传来凶猛动物的叫声,但除此之外,又静得连呼吸都有回音。
  
  这对只有7岁刚上一年级的大春来说,当然是一段可怕的路程,好在爸爸一直负责接送,不用看家守院的大黑也常屁颠屁颠跟来,于是学校门口那棵枣树下就长年出现一人一狗翘立守望的画面。不想一年后,“翅膀硬了”的大黑撇下主人,“单干”了起来。
  
  从此,大黑全权接手了大春的接送任务,成了她名副其实的“保镖”。在漫长的山路上,常常出现这样一幅情景:毛光锃亮的大黑身上挂着小主人的书包,一脸威严地在前方开路,眼神警惕地扫视着四周,敏感地捕捉四周的风吹草动;而大春则两手空空地跟在后面,时而采采路边的野花和浆果,时而追着大黑打趣,满山回荡的都是“大黑,你好像我的书童啊”“大黑,你累不累,要不要我自己背”“大黑……”
  
  大黑的功能当然不只是书童这么简单,去年秋天的一天,大黑照常护送大春上学,在路过一片灌木丛时,它突然停了下来,眼光利刀一样落在它前方的空地上。大春一看,竟然是一条手臂粗的蛇,正吐着红芯子虎视眈眈地看着她。正当她准备尖叫出声时,她看见大黑“咻”地腾跃而起,张着锋利的爪牙就朝那蛇狠狠地扑去,撕咬起来,咬中的正是蛇的中部。疼痛难耐的蛇剧烈地扭动了起来,企图从大黑身下逃脱。大黑咬得死死的不肯松口,眼里闪着大春从未见过的凶狠的光,整个身上散发出一股势不可当的怒气,腿上健壮的肌肉也因用力过猛而张鼓起来。就在这时,原本胡乱扭动的蛇突然回头朝大黑的后腿狠狠来了一口,大黑的腿上立刻出现了两道深深的牙印,丝丝鲜血正不断往外滴渗,整个身体也微微一颤,但它怎么都不肯松口。蛇又很快咬了第二口,感受到疼痛的大黑突然发起狠来,瞳孔瞬间放大,明显加大了撕咬的力道,一下子咬断了蛇的身子,又旋即朝断蛇的头部扑去……
  
  大黑取得了这场殊死搏斗的最后胜利,那条蛇被它咬得四分五裂、血肉模糊,但与此同时,它也伤得不轻,腿上血迹斑斑,几乎站立不住。
  
  看着血流不止的大黑,大春的眼泪簌簌地往下掉,她哭喊着抱住它:“大黑,大黑……”
  
  大黑似乎是异常欣慰地看了它的小主人一眼,然后恢复到原先的昂扬,挺直了身体,一瘸一拐地继续在前面开路,直到把大春平安送到学校。
  
  大黑的保镖生涯进行到第四年的时候,大春发现它开始有些不太对劲,除了像过去四年的每天一样接送大春上学放学,它在其他的时间里显得非常没精打采,常常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偶尔还用一种特别哀怨的眼神看着大春。
  
  爸爸告诉大春,大黑老了,病了,也许哪一天就死了。爸爸说这话的时候,大黑就趴在大春脚下,抬着头非常认真地听着,然后悄无声息地低下了头。
  
  大春非常非常难过,她把大黑抱起来,一遍一遍地抚摸它,不停地对它说:“大黑,你永远是最棒的保镖。”大黑听了似乎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呜呜”了两声,又耷拉下脑袋。
  
  大黑还是继续护送大春上学,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它天天把儿子小黑也一起带上。爸爸要留小黑看家,大黑就狂叫不止,以示抗议。于是从那以后,每天送大春上学的和在枣树下等大春放学的变成了一大一小的狗父子。
  
  大春想起那次路上遇到的蛇,觉得自己明白了大春,它老了,再遇到蛇的时候,它需要一个年轻力壮的帮手。
  
  转眼到了冬天,大春像往常一样一放学便冲到校门和大黑“会合”,只是这次,她没有看到大春,另外一只英武神气的狗挺拔地站在枣树下,眼球骨碌转着,尾巴焦灼地摆动着,看见大春后,洪亮地“汪汪”叫了几声,脚步急促地朝她跑来。
  
  它跟大黑长得真像!
  
  大春一下子就泪流满面了。
  
  她知道,大黑死了;她知道,大黑在最后坚持带着小黑不是因为它不再骁勇,而是它要给它的保镖事业找一个接班人。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