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早已让我们彼比原谅······ 青年文摘 alingn.com

  父亲:

  

  还欠你一封迟迟未回的信,它一直躺在大盒子里,放在抽屉里。

  

  信纸上的字迹依旧道劲有力,那是我最欣赏的你的一手漂亮的字。曾经我还揶揄过你,这么潦草的字写在黑板上,不怕底下的小学生看得吃力啊!其实心里在默默地赞叹,要是我也能写这么一手飘逸的字就好了。我记得在小时候清贫的日子里,我们在春节时摆摊卖春联,你写字,卖字,什么都不懂的我端了个小凳子静静坐在一旁。很简单的时光,全家人为了更好的 生活努力,看着别人的门廊上挂着你书写的祝福,兀自觉得骄傲。

  

  那时的你还清瘦清瘦的,小时候的一张全家福里,你比旁边的亲戚高出了一大截,然而长大后才知道,你其实一点都不高。现在的你也一点都不瘦,日渐发福的肚子掩盖不了你年岁渐长的事实,就像每每回家,在人群中望见前来接我的你时,第一刻的感觉总是心酸的,什么时候你已经两鬓发白,眼角频生皱纹?

  

  顶着所谓的听话的好孩子的光环成长至今的我,深知内心张牙舞爪过的叛逆,而做过最大逆不道的事,竟然是对你。换做其他的父亲,一定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在 初中到 高三,那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竟然都没有喊过你“父亲”,一直与你僵持着不冷不热的关系,生活在同样的空间里,漠视你如同空气。我写过信给你,表达自己对你多么地失望及不满,在外从来没有和人大声叫过板的我,在家与你剧烈争吵过,犟着嘴不肯低头,你生气得拿椅子摔我,我们谁都不对谁退让半步。我埋怨你的那些,的确是有时让我极度讨厌的缺点,我怨你没有责任感,不关心人,没有担当;怨你太过软弱,太孩子气,无法让人依靠;怨你在我成长过程中,没扮演过一个称职的父亲的角色。我甚至忿恨地说过,以后性格和你有一丁点像的男人我都不要。当我和你针锋相对时,妈总在一旁劝说,你不是不爱我,而是不懂得如何去爱……

  

  而当我意识到,你的父亲在你10岁那年便已过世,如今世界上与你有血缘之亲的只剩下我时,我为自己的少不更事深深地懊悔和负疚了起来。同是双子的你内心还一直住着一个不肯长大的孩子。你真的不是不疼我,而是没有福气好好拥有过父爱,没有个好父亲给你做榜样。这是你无法拂去的悲伤,我却给你了更多的苦痛。

  

  我们不是不爱对方,而是一直没有找到适合和彼此相处的方式。

  

  其实我骨子里的秉性和你多像,同样对琐碎小事叨叨絮絮,有天马行空的不切实际的幻想,为一点小成就沾沾自喜,遇到挫折时有些不堪一击,对本不关己的人事倾注过多的热情,暗地里对看不惯的事情评头论足。妈妈就笑话过我,你老说你爸的不是,其实他的缺点你全部遗传到位。

  

  隔着时间的墙,我对着过往的那些矛盾轻轻笑了起来。记得上学时某次打电话回家,我第一次主动找你聊天,你喜出望外地与我攀谈起来,妈妈觉得没必要述说的琐事,你一一向我“汇报”。一边听着电话,一边泪流满面,我一直没告诉你,那个午觉我梦见你出了意外,惊醒后仍心有余悸。

  

  还好只是梦,还好现实中还有时间让我弥补过去的伤痕。

  

  事到如今,我终于能够承认,我的父亲不高大不伟岸,眼神不沉稳不深邃,没有历经世事沧桑的成熟,遇见事情时不能够给我指引和教诲。我的父亲有点孩子气,有点可爱,有点童心未泯,他有时让我又气又好笑,却依旧值得我尊敬和爱。

  

  在我小的时候,你不会把我高高地擎在肩头,因此我知道努力长高才能看得更远;稍大点的时候,你不会接我上下学,因此我很早学会了独立行走。小时候我从没有牵过你的手走路,没有依靠过你的肩膀,但在你白发苍苍时,我想要用我的手搀扶着你,让你依靠着我,一直走下去。

  

  小冉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