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不容置疑的神圣目标······ 青年文摘 alingn.com

  佐佐木八郎是个东京大学的文科生。他留下来的日记显示,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年,他读了马克思、恩格斯、叔本华、边沁、罗素、柏拉图、费希特、托尔斯泰、罗曼·罗兰、韦伯、契诃夫、王尔德、歌德、莎士比亚、川端康成和夏目漱石的书。

  

  时值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再往前追溯一点,佐佐木八郎在日记里也透露了他对战争的看法,他不反对战争,但坚决反对军方发动战争的理由。他不信“大东亚共荣圈”那一套,他认为战争的合法性,只能建立在摧毁邪恶的资本主义结构、结束人与人之间的剥削迫害关系,实践公平与正义。所以他支持日本对“邪恶资本主义控制者”的美国、英国作战,却坚决反对日本军方在中国的侵略行为。

  

  这样一位头脑清楚、独立判断而且好学深思的青年,最后上了战斗机,飞上天空,对准海上的一艘军舰的烟囱,狠狠地撞上去,在一片火光中,牺牲了自己的性命。

  

  佐佐木八郎是“神风特攻队”的一员。执行最终任务前夕,佐佐木八郎在日记中写着:“如果资本主义无法轻易推翻,却可以在战争的挫败中崩溃,那我们就有机会将眼前灾难转化为幸运的事。我们正在找寻火中重生的凤凰般的事物。”

  

  和一般印象中的“神风特攻队”不同,佐佐木八郎不是为天皇而战、为天皇而死的。他为自己心目中另外一个神圣目的——打倒资本主义——而捐躯。

  

  的确,虽然不提天皇,佐佐木八郎的生命选择,却和其他为天皇而死的青年一样,都相信人应该完全臣服于神圣原则之下,必要时为神圣原则以及神圣原则保证的神圣未来,供奉自己的生命。

  

  神圣,是可怕的。愈神圣的东西愈可怕。神圣,阻挡了理性的介入,因为理性的起点,就是怀疑,就是批判。不能怀疑,不能批判,神圣事物绝对地凌驾于个 人生命之上,终究使得个人所做的选择,不再真正有“个性”。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