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及皮······ 青年文摘 alingn.com

  天刚擦黑,路灯亮得有气无力。我路过人迹稀疏的巷口时,无意中瞥了他一眼。

  

  他的头发蓬乱得像一个鸟巢,脸乌黑得似乎刷了一层漆,肩上搭了一个像他的衣服一样脏兮兮的大化肥袋。

  

  平时你总是在垃圾堆前见到他们,经过他们的时候,我们的路线恐怕都会自然而然地划出一个弧度,视线也不会在他们的身上多做片刻停留,就从他们身旁匆匆而过。

  

  之所以让我多看他一眼,是因为他现在站在香蕉摊前,专注地审视,小心翻弄着几把香蕉——香蕉摊不同于水果店,是在一辆三轮车上码一堆低档香蕉的摊。

  

  因为生意清淡,卖香蕉的并没在意摊前有了个顾客。他歪着脖子抱着双臂,正出神地观看路牙上两个民工下石子棋。

  

  使我有些讶异的是,那个拾荒者并没有如我想像的那样,意在“拿”走一把香蕉,而是终于选定目标,从一把香蕉上掰下几个小香蕉搁进了秤盘,并开始在胸前摸索着,同时也如同我们一样,伸长脖子盯着蕉主的秤杆。

  

  有意思的是卖蕉的,他并没为生意太小而不屑,认真称量报价,还把秤杆给拾荒者验看。在拾荒者终于摸出一小堆角币点数时,他才认真打量了他一眼。这一眼显然让他有些意外,但旋即平静。他把四个香蕉装进小袋递过去,却把拾荒者递来的角币推回去,同时摆摆手。

  

  拾荒者如我一样木了一下,迅即离去。但很快又迟疑地回过头,再次把手里的小钱向卖蕉的递了一下,卖蕉的这回露了点笑容,再次摆摆手。拾荒者这才向他一哈腰,大步走开。

  

  同时迅即撕开手中的香蕉,几乎一口就把整只香蕉吞进了肚里。

  

  当他走到对面马路时,路间已先后扔下两只香蕉皮,但第三只香蕉皮没有落在地上,拾荒者眼前出现了一只垃圾箱,可能是职业敏感吧,他在垃圾箱前站住了,并把第三只香蕉皮扔了进去。

  

  接下来,又一个让我有些讶异的情形出现了:他竟返过身去,将先前扔下的那两只香蕉皮捡回来,扔进了垃圾箱,同时还伸头看了看那卖香蕉的,很快消失在暗影里。

  

  我也看了看那个卖蕉的。他又在看民工下棋了,好像什么也没发生。

  

  人与人是有很大的区别的,但无论什么人,无论他处于何种境遇或地位,心灵深处总会存有某种共通的东西。

  

  我还联想起这么一种说法:有人在南美打一个喷嚏,根据声波扩散放大原理,最终竟会在太平洋引发一场风暴。

  

  以前我总觉得难以置信,现在我相信了。卖蕉者那小小的善心恐怕就有了反应。如果世间多一些这样暖人的小火星,没准有一天真会燎原呢!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