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套妹的暗恋······ 青年文摘 alingn.com

  18岁那场暗恋,什么都像,唯独不像一场恋爱。

  

  因为从小到大极爱甜食,我收获了一口烂牙,再加上门前的两颗牙齿略显突出,所以在18岁即将成人之际,我鼓起勇气来到口腔整形科。

  

  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我喜欢上了我的牙医——一个干净、牙齿洁白的年轻医生。我根本没想过,我留给他的印象,除了一口烂牙还能有什么。

  

  每个星期,我都会有一天躺在那张像“老虎凳”一般的皮椅上,备受折磨地忍受痛苦,进行矫正牙齿的治疗。似乎听见了我心跳加速,他总是轻声地安慰我别紧张,并给我普及牙齿保健常识。

  

  我除了从喉咙里发出“啊”“啊”的声音之外,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我就想,等治疗结束后,一定得说点什么。可是每次我除了有一颗闷骚的心外,什么都没说出口。我和他说得最多的话就是:“大夫,什么时间我再来?”

  

  每次走出医院,我都后悔得要死:为什么就不能大大方方地和他聊天呢?他永远都不会知道我的小心思。

  

  该补的牙补了,该拔的牙也拔了,所有的前期准备就绪,然后戴上“马嚼子”似的牙套,此后一个月来看一次医生就可以了。一个月对我来说可太长了,于是我在家里写好了一封情书。

  

  等戴好牙套后,我本能地对着镜子咧了一下嘴,看到比之前更加难看的门牙,心都碎了,立马闭上了嘴。他笑着说:“不要总是心事重重的样子,笑一笑更好看哦!”我把头放得更低了,心里盘算着还要不要把那封情书拿出来。

  

  他好像自言自语地又说道:“年轻就是好啊,不管怎样都是美的,你笑的时候真的挺好看。”这是我有生以来听到的最美的语言,那一刻我要乐翻了,被自己喜欢的人赞叹是一件多么令人愉快的事情啊,仿佛青春期里所有的烦恼和不如意,都随着这句话灰飞烟灭。

  

  我找了一个机会,悄悄地把情书放到他桌子上简易书架的书缝间,没敢打声招呼,就逃一般地飞奔而去。

  

  事后,我后悔到要死,一想到一个月以后还要回到那张“老虎凳”上,恐怕要遭遇巨大的尴尬,我坐立不安,好像有无数条小虫在内心里蠕动。

  

  一个月后,我没有按时去就医。过了3天,妈妈接到他询问的电话,我才不得不硬着头皮去医院。他见了我,微笑着说:“你恢复得好快,一个月就有明显的效果,以后要按时来哦。”我也假装淡定地抿嘴一笑。

  

  复诊完毕,我漱口时,装作漫不经心地踱步到桌子前,心里猛地一颤:我看见了我的情书。一个多月了,他居然没动?我从未如此敏捷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收回了那封令我不安的情书。但是,我发现那封口是开启过的。

  

  两年之后我拆了牙套,也拥有了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终于有人说我是美女了。一年前,我偶见他和怀孕的妻子在超市幸福地购物,回家后,我就彻底把他放下了。

  

  我感激他以那样不动声色的方式,保护了我的自尊心。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