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气坦克部队很强大······ 青年文摘 alingn.com

  1944年6月6日,盟军在法国诺曼底登陆,开辟第二战场。几天后,两个法国人骑着自行车穿过美国陆军司令部第23特别部队的警戒线,眼前的一幕让他们深感震惊——他们看见4个美国士兵抬起了一台约40吨重的谢尔曼坦克。其中一个美国士兵亚瑟·希尔斯顿说:“法国人有些目瞪口呆,显然是等着我们的说法,我告诉他‘美国军队很强大’。”

  

  这支特别部队的士兵除了满腔的爱国热情,并没有其他超人的军事力量——他们的坦克是充气坦克。这支部队被称为“鬼魅部队”,士兵都是艺术家,包括歌手、插画家、电台播音员和音效师等。1944年1月,这些人从纽约和费城的艺术院校应征入伍,任务是愚弄德军。他们的作战方法包括布置充气坦克,使用500磅重的扩音器播放军队集结时的声音,以及发一些假的无线电报。

  

  从1944年初加入战斗到二战结束,他们总共演出了20次“瞒天过海”的好戏,挽救了1。5万到3万名美国士兵的生命。他们从未露出过“庐山真面目”,甚至参战的其他士兵对此都一无所知。

  

  在保密了40年后,这支“鬼魅部队”的故事在1985年首次见诸报端,画家希尔斯顿公开了自己的从军经历。2013年,希尔斯顿与其他18名第23特别部队的士兵,在美国公共电视台的纪录片《鬼魅部队》中,讲述了他们在战争中的奇特经历。

  

  里克·贝尔是这部纪录片的导演,第一次听说这个故事时,他也感到非常惊奇,“刚听到这个故事时人们会觉得自己理解错了,或者这种事情可能就发生了一次”。这也是很多民众的感受。有一次,当里克·贝尔为老年人讲述“鬼魅部队”的故事时,一位老人提出了质疑。这位老人是一位退伍老兵,曾经在巴顿将军的第3集团军战斗过。在里克·贝尔准备演讲的时候,他指出贝尔的故事纯属胡说八道,因为他从未听说过什么“鬼魅部队”。但是当贝尔耐心地将各种图片播放给观众看后,这位老人最终走到他身边说:“这是我听过的最惊人的故事!”

  

  贝尔说:“这个故事说明,虽然二战结束已经将近70年,但仍有很多惊人甚至带有奇幻色彩的故事等待我们去发掘。”

  

  兵不厌诈,障眼法一直以来都是人类战争史的一部分,特洛伊木马也许就是其中最著名的例子。鬼魅部队将这种伪装战术发挥到了极致。他们使用各种各样的技术进行声光电的“巡回表演”,在战场上“演戏”,设计声音,创建布景。而且,在第一天的演出结束之后,他们将所有的表演道具打包,第二天再赶往另一个地方,上演同样的好戏。

  

  从诺曼底登陆到阿登战役,这支鬼魅部队进行了多场逼真的“军事演出”。他们最成功的一次演出是在二战结束前不久进行的。当时德军已经退守国内,凭借莱茵河顽强抵抗。美国第9集团军准备渡过莱茵河,深入德国作战。第23部队的任务是吸引德军的 注意力,分散其防守力量。只有1100名士兵的第23部队需要伪装成第30师和第79师,这两个师总共约有3万人的兵力。

  

  第23部队将真坦克和充气坦克混在一起,制造了大军压境的假象来迷惑敌人。他们制作的假冒侦察机甚至骗过了自己人:一些美国飞行员试图把飞机停在这些假飞机旁边。他们的逼真演出帮助盟军的先头部队顺利渡过莱茵河,几乎没有遇到德军的抵抗。德军拱手让出了莱茵河的桥头堡,“鬼魅部队”也因此受到嘉奖。

  

  由于这支军队必须秘密行事,因此他们经常伪装成其他部队。在城里休假的时候,他们的坦克上会被画上假番号,或者缝上假的徽章,从而躲避间谍的刺探。

  

  任务的保密性使他们与其他部队分离,这也为人们了解这场战争提供了一个很不寻常的视角。行军途中,他们在法国北部特雷维耶尔小城发现了一座被炸弹炸毁的教堂,其中的一些艺术家停了下来,试图把教堂的结构画下来。在巴黎和卢森堡,这些艺术兵用画笔记录下了他们看到的一切:骑着自行车经过的迷人妇女、屋顶构成的天际线和如画的街景。贝尔在为拍摄纪录片奔波的8年中,收集了500多幅这种素描画,而这些画也将随着纪录片的播出,在纽约的爱德华·霍普艺术中心展出。

  

  “一讲到战争,”贝尔说,“人们可能都会想到前线浴血奋战的战士和指挥部里运筹帷幄的将军。战争带给普通人的体验似乎从来都被忽略了。”

  

  “不管是画下被炸毁的教堂,还是在阿登战役之后度过一个令人沮丧的圣诞节,或是在凡尔登的难民营里安慰波兰的遗孤,这些都是那场战争的一部分。我想把这些充满人情味的战争故事讲给大家听。”

  

  1945年7月,鬼魅部队返回国内。在日本投降之后,这支部队也于1945年9月15日结束使命,就地解散。

  

  这支特殊部队中的很多人后来都从事艺术工作,包括画家兼雕塑家埃尔斯沃斯·凯利、时装设计师比尔·布拉斯。在文件解密前,不允许他们将自己在二战中的经历告知妻子、家人和朋友,二战的官方 历史中也没有关于这支部队的记录。贝尔说这里还藏着很多东西等着大家去发现。

  

  贝尔想通过这部纪录片纠正一些美国人的看法,对于二战这段历史,美国人一直津津乐道于英国部队在玩弄对手方面的“优雅”,而美国部队似乎显得有勇无谋,只会大炮机枪往前冲,而“鬼魅部队的历史告诉我们,美国的伪装部队也非常有创意,充满想象力”。

  

  北约退休指挥官韦斯利·克拉克将军也非常认同纪录片中的说法,他说:“在战争中获胜的核心就是打败敌人的计划。”而拥有想象力和创造力的鬼魅部队正是此中高手。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