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指挥韩国军队······ 青年文摘 alingn.com

  兵役体系严厉无比,指挥权却旁落不收回,韩军现状耐人寻味。

  

  用一句话来概括韩国军队现状,就是用全世界最严厉的兵役体系,培养出全球人数排名第六的军队,交给美国人指挥,维持朝鲜半岛的军事力量平衡。

  

  韩军三年自然减员一个团

  

  韩国军队从来就是在夹缝里战斗。如果打开韩军历次战斗清单,你会发现几乎二战之后重大的地区军事冲突——越南战争、海湾战争、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韩军都没缺席。但除了曾经往越南战场派出过一支48000人的部队,韩军在战争中的角色始终是工兵、医疗兵、运输兵。存在于地缘上的“夹缝”,使得韩军的存在感更弱,或者说更混搭。一般认为,韩军与美军走得很近。的确,因为美国潜移默化的影响,韩军在许多组织结构上与美军相似,比如有随军牧师。不同的是,韩军在这方面提供的服务种类更多——他们比美军更早拥有专业佛教牧师。韩军的一些惯例也与美军完全不同,看起来与日本更像。比如在韩军的战斗序列中,会出现“师团长”、“旅团长”这样只有旧日本军队才会使用的称呼。

  

  有一种说法是,韩军广受争议的虐兵传统,也与日本有关——韩国军队初创时期,曾经大量吸收那些在旧日本军队中服役的韩籍士兵,而旧日本军队是以下级绝对服从上级著称的。1980年至1995年的数据显示,在服役期间自杀或者遭暴致死的韩军人数接近9000,也就是一年仅虐兵一项就造成约600人死亡,等于在无战事情况下,每三年就要自然减员一个团。当然,因为舆论的不断施压,现在情况已经好很多。

  

  韩国现在有多少人当兵这件事,在相当程度上还与朝鲜战争有关。现在韩军总额63。5万人,与朝鲜战争刚结束时的人数大致相当,维持了约60年不变。韩军之所以是韩军,看起来只与美国有关,其实更有日本、朝鲜的隐藏影响。

  

  光怪陆离的兵役制度

  

  如果说韩军还有完全属于自己的制度设计,就是那套只适用于韩国本土的兵役制度。韩国人发明的这套制度严苛又体贴,而且很复杂。挑要点来说,就是所有男性在年满18岁的当年1月1日自动进入兵役系统,年满19岁就要接受兵务厅体检,按身体状态分为七个等级。

  

  如果被认定为1~3级,就是我们熟知的现役兵人选。如果是4级,够不上现役兵标准,会被派去做“公益勤务要员”——这是一个韩国特色的兵役设置,你可以将它理解为到负责公益事务的组织或者行政单位工作。有的公益勤务要员还不用住在集体宿舍,可以到点上班,下班回家。要获得这样的“福利”,除了身体条件达不到当兵标准,假使家中父母兄弟在战争中牺牲,也会得到这样的优待。许多韩国明星都是以这种方式服役,比如鸟叔。但这并不说明这种服役方式不严格,鸟叔2007年担任公益勤务要员之后,因为多次无故旷工,后来就被兵务厅责令到陆军军营重新服役。

  

  至于纳入第5级的人选,就可以不当现役兵,他们会被编入第二国民役,“有事时出动”——只有获得外国国籍者、变性人、孤儿、部分被判刑者,以及混血儿(需要外貌特征明显,而且必须是1991年12月31日之前出生)才有可能被评为这个级别。当然,这一条也成为许多韩国人不满的原因,因为一些韩国政界高层会让自己的子女入外籍,合法逃避兵役。

  

  能入选第6级的人,要么有身体残疾,要么有精神疾病,要么是脱北者。归到这一级别的人就连第二国民役也不用编入。事实上,还真的发生过某位明星“突然”患上精神疾病的情况。

  

  如果那些在征兵期间,因为生病住院治疗的人无法到场怎么办?兵务厅会将他们归到第7级,等病好之后再体检。

  

  总之,在复杂的兵役体系之下,每一个韩国男人都躲不了——韩国人为了逃兵役可算是穷尽了规章漏洞,比如兵务厅规定,全身文身超过三分之一的人不准入伍,于是一些青年为了逃兵役去文身。但是等等,规定还写着,如果第一次体检时没有文身,是第二次体检时才有的话,接下来文身的人有两个选择:要么把文身去掉,要么被以“故意纹身躲避兵役”的罪名起诉。《新民晚报》报道说,2003年,韩国警方以这个罪名逮捕了约170人。这就是韩国征兵的严苛之处。

  

  它的体贴之处在于,如果本人养育有两个孩子,而且有父母需要赡养,按规定可以免予服役。于是,这项体贴的规定在现实中被演绎为:一些韩国人 高中毕业之后马上结婚,生两个孩子。实际上,免除兵役在韩国可算是极高的待遇。像踢进世界杯的韩国队队员,以及在奥运会获得奖牌的运动员,他们可以不服兵役,但还是需要进行为期约四周的军事训练。真正可以不考虑这个问题的只有两类人:能参加世界级围棋大赛的人(韩国围棋选手李昌镐开了这个先例),以及从事游戏产业的人。

  

  在某种程度上,这暗合了韩国“文化立国”的战略,也是韩国常年无法改变的现实:在时不时擦枪走火的朝鲜半岛,韩国以2400万男性人口的规模维持一支超过60万人的军队,不能不严苛,也不得不体贴。还需要说明的是,韩国军人退出现役之后,会立即转入预备役,在乡土预备军中服役八年,然后再转入民防卫队,每年都要接受一定时间的军事训练一直到40岁,这一人群数量高达320万。

  

  韩国总统指挥不了韩军

  

  事实上,韩国军方除了在征兵上有极大的空间之外,在军事行动上并没有多大权力——韩军的指挥权并不在韩军司令部,也不在韩国总统那里,而是由美国人掌控。这也是朝鲜战争的后遗症。战争结束后,韩国李承晚政府将军队的指挥权交给了当时的联合国军司令,也就是美国人,此后韩军的指挥权就一直旁落。直到1994年,经过多年斡旋,美军交出了一部分指挥权——和平时期的指挥权由韩国联合参谋议长行使。

  

  但战时指挥权还在美国人手里,朝鲜半岛一旦发生战争,韩军放一枪一弹都要听美国人指挥。准确地讲,美国通过在韩国设立的美韩联合司令部来发布军事指令。有关战时指挥权的归属,自卢武铉上台以来,几乎三任韩国总统都提出过一个提议:推迟移交战时指挥权。

  

  媒体报道说,朴槿惠政府上台,韩国政府千方百计说服美国政府,要后者同意再次推迟归还军队战时指挥权,并认为其理由充分。一是朝鲜半岛形势险恶,每遇形势一紧张,朝鲜就发出要让青瓦台变成一片火海的战争叫嚣。二是韩国政府远没做好准备,因为收回军队指挥权,意味着韩国将要增加天文数字般的防务费用。

  

  有关这个问题,最新的时间表是,计划在今年上半年确定新的时间表。

  

  也就是说,在这个时间表完全清晰之前,真正左右朝鲜半岛军事冲突走向的人,既不完全是朝鲜人,更不可能是韩国人。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