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脸儿······ 青年文摘 alingn.com

  男人爱看女人的笑脸儿。

  

  好看的笑脸儿不只在家里。外面也有哩,而且比家里的还要妩媚。那时,男人腰包鼓鼓的,走到哪里,总有花枝招展的女人绽开着笑脸儿,“哥啊哥啊”地叫得男人骨头都酥了。男人心里明白,外面的笑脸儿,大都是冲着他的腰包,腰包的魅力比他本人要大哩。有时,他会问自己,家里的笑脸儿,是不是一样冲着钱?

  

  男人发现女人的秘密是在那次家里失盗之后,家里狼藉一片。男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女人尖叫一声,跑到卧室的梳妆台,拉开一扇暗门,男人清清楚楚地看见,一个暗红色的小盒子被女人抱在了怀里。女人坐在地上,眼睛里居然有泪涌出。

  

  男人想,女人是藏有私房钱的。男人并非小心眼儿,但女人把这私房钱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男人心里就不舒服。男人还想:女人表面上一心一意,而背地里早为自己留了退路。

  

  男人再看女人的笑脸儿,怎么看都不如外面的好看。

  

  男人提出离婚的时候,女人并没有大哭大闹,这与外面女人哭着喊着要嫁他形成鲜明的对比,这让男人有些意外。男人想,这个女人,看来早为这一天做好准备了。

  

  女人将自己的衣服一件件叠起,放在箱子里。女人做这些事的时候,缓缓地,不说话。男人在一边看着,他要看看:女人怎样把她的“百宝盒”带走。

  

  女人跪在梳妆台前,掏出了那个横亘在男人心里的盒子,一个闪着光泽的红盒子。女人用手轻轻地抚摸盒身,眼泪流了出来。

  

  女人提着衣箱,抱着盒子往外走。男人闷闷地吼了一声,停下!男人并不想留下女人的私房钱,可他想知道:这些年,女人留下了多少私心。

  

  女人一惊,手一松,盒子从怀里滚落下来,“砰”地一声敞开,里面的东西散落一地——只发黄的草编戒指,一对白色的银耳环,一支劣质的粉色头花。还有一封又一封的情书。

  

  男人惊呆了。男人跪下去,一样一样捡这些东西:草编戒指是他们进城的前天晚上男人送给她的;白色银耳环是结婚时她收到的惟一礼物;劣质头花是男人领到第一个月工资时为她买的;而情书上的每一个字,都是男人用心写出来的……男人鼻子一酸,堵在门口不让女人走。他说,你要是走,我把心放哪儿?

  

  此后,男人白天拼命干活,晚上回来看女人的笑脸儿。男人问自己,这笑脸儿咋就越看越好看呢!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