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初恋有多美······ 青年文摘 alingn.com

  彼时,是初春,乍暖还寒的时节,适逢兰花打苞。为配合“绿色高校”评选活动,辅导员号令本城的学生发扬风格,将自家的花花草草来一场乾坤大挪移。

  

  原本,若白并不想带兰花,可是,当南方承诺带一盆兰花时,她不由自主地轻声说,我也是。话一出口,脸就红了。

  

  若白的心事很简单,她喜欢南方。

  

  南方怎么会喜欢她呢,他那样好看,那样出类拔萃,好似身上披着阳光,走到哪里都明亮得耀眼。而她,模样普通,性情卑怯,留遮住眼睛的长刘海儿。

  

  知道不可以,却又放不下。就如现在,他说要带一盆兰花来,她来不及细想,便随了他。

  

  这让南方注意到了若白。确切地说,他先注意到了那盆兰花。兰花很美,叶片浓绿,花颈修长,花蕾还未成型,细细碎碎簇在一起。然后,南方就看到了捧着花盆的若白。她迈着小碎步,走进教室,午后的阳光从后面打过来,给她的鬓角涂上一抹金黄,她的睫毛又浓又密,低垂下来,好似刚刚合拢的蝴蝶翅膀。

  

  这个貌不出众的女孩子,此时此刻,竟是如此的动人。更动人的是她的气质,那样清雅,那样素淡,与手里的兰花相得益彰,相映成趣。看着看着,南方只觉得,那花,那人,那场面,水墨画卷一般清淡美好。若白是有感应的吧,不然,她的脸颊何以那样红?

  

  南方却不管她的羞涩,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她面前,一叠声地说:“原来你也喜欢兰花呀!”语气雀跃,字字句句,都是遇到知己的欢喜。

  

  若白的一颗心,顿时兵荒马乱。好容易走到窗边,若白如释重负,把花盆轻轻放下,一抬眼,看见比邻的另一盆兰花,便猜想那是南方带来的,心里立刻又忐忑起来。

  

  南方不知她的忐忑,一伸手,将两盆兰花拢到一起,侃侃而谈:你这个是“红芙蓉”,我这个是“锦绣中华”,这两个品种,虽然算不得金贵,花色却是极好,若是盛开,红的似火,白的如雪,放在一起相互映衬,最是好看。

  

  南方这样一说,若白便觉得,那两盆兰花飞快地含苞吐蕊次第盛开了,她听见了花瓣舒展时的幽微细响,还闻到了阵阵沁人心脾的清香。那清香让若白如痴如醉,直到听见南方问她养兰花多久了,她这才如梦初醒。因为初醒,所以迷蒙,又是摇头,又是点头,支支吾吾,含含糊糊,嘟囔了一句什么,连她自己都记不得了。只记得自己落荒而逃。

  

  南方再次与若白搭话,是在第二天中午。

  

  下课铃一响,人潮汹涌而出,都往饭堂跑。只消几分钟时间,教室里便空落落地只剩了两个人。

  

  若白走得晚,是多年的习惯。南方走得晚,是顺应若白的习惯。

  

  南方觉得,若白这样羞怯的女生,定然不喜欢在众目睽睽之下讲话,那也没关系,挑一个人少的空当,他细细讲给她听就是。他想与她分享栽种兰花的经验,想给她讲他家祖孙三代爱兰如痴的趣事,他想跟她说的话,那么多,那么多。

  

  喜欢一个人,才会想跟她说很多话。

  

  可是,若白不给南方说话的机会。他问她家里的兰花还有什么品种,她红着脸急急摇头,眼神躲闪,犹如惊弓之鸟。因为慌不择路,转身离开时,她甚至重重地在门槛上磕了一脚。

  

  南方被晾在教室里,发了很久的呆,因为不知所“错”,所以不知所措。

  

  窗台上那两盆兰花,茎叶丰茂,葱绿可人,只可惜花穗长得太慢,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红白相映,绽放成一道美丽的风景。

  

  之后,南方好久都不敢再跟若白说话,直至评选活动落下帷幕,那些花花草草各自完璧归赵。

  

  南方的那盆“锦绣中华”,在搬回家的第二个星期,终于含羞绽放。花穗莹白如雪,花香沁人心脾,只可惜南方无心观赏,他的一颗心,全在若白和她的“红芙蓉”上。忍了又忍,南方还是在图书馆门前拦住若白,轻声问:“我的兰花开了,你的呢?”若白再次让南方失望,只丢下一句“没有”,便飞身骑上单车,头也不回地走了。

  

  若白不喜欢自己,一点都不。南方觉得。

  

  事实证明,南方的猜测是正确的。

  

  从第二天起,南方就发现,若白有了护花使者。如果是像模像样的护花使者倒也罢了,偏偏还是个吊儿郎当的主儿,头发遮住眼睛,牛仔裤上漏洞百出。兰花一样纯净的若白,居然和这样的男生交往。

  

  南方心有不甘,悄悄跟踪他们,直至看到他们并肩坐在公园长椅上窃窃私语,他那颗热腾腾的心,才彻底冷掉。

  

  却不料,几天之后,若白居然主动与南方讲话了。也是在图书馆门前。她将车子踩得飞快,从后面追过来,经过他身边时,她一改往昔的局促,大大方方地说:“我的兰花也开了,真的像火一样红呢!”那声音清脆上扬,满是欢喜。南方只淡淡“哦”了一声,并未放慢骑车的速度。

  

  她的兰花开了,可是,他的兰花已经开始凋谢。

  

  春天一晃而过,所有的花儿都谢了。然后,毕业,找工作,青春的筵席就这样散了。

  

  再相见,是多年以后了。同学聚会,觥筹交错间,歌舞升平里,男人谈钱,女人谈化妆品,一派吵吵嚷嚷,好不热闹。唯有南方和若白,沉默内敛,笑容清淡,举止间有兰花的香气氤氲蔓延。他们明明是同类,却偏偏在青春的路口走散,到如今,四目相对,只剩下怅然若失的份儿。

  

  因为怅然若失,两个人不由多喝了几杯。喝多了,话就多了。

  

  南方说,若白,当年我问你兰花开了吗,后面还有很多话要跟你讲,你为何掉头就跑?你不给我机会,是不是因为那个头发很长的男生?惭愧地说,我跟踪过你们,看着你们坐在公园长椅上窃窃私语,我心如刀割。

  

  若白愣住,用力咽下一口苹果醋,又酸,又甜,又苦。她的心,何曾不被刀割过?当初,因为南方,若白稀里糊涂地便答应辅导员带一盆兰花。可是,梅兰竹菊这样的雅致之物,向来都养在书香门第清闲人家,她的父母是进城务工的农民,整日里为生计疲于奔命,哪里有心思侍弄花花草草?可是,话说出口,覆水难收,若白不想出尔反尔让人笑话,当然,主要是不想让南方笑话。家里没有,只好去借。所幸,还真有人愿意借给她。借花的条件是,她要帮那个借她兰花的男生写毕业论文。那男生是若白的远房亲戚,高职面临毕业,正四处找工作,没时间写论文。他之前多次许以小恩小惠,想让若白帮他“代笔”,若白都不为所动,但这次,她别无选择。这样的“交易”,自然要保密。若白做贼心虚,利用课余时间,在大学对面的小公园与那男生见面。虽然,若白厌恶那男生的嬉皮笑脸,但一想到因为这盆兰花,南方开始对自己刮目相看,她便觉得,一切都值了。

  

  原本,评选活动结束之后,这“交易”也会随之谢幕,可是,听到南方问她“兰花开了没有”之后,若白又改了主意。她想拥有那盆被南方的目光细细抚摸过的兰花,永远拥有。她要养着它,护着它。给它浇水,帮它松土,看它开出火红的花朵来。若白的愿望再次得到满足。代价是,陪那男生去面试找工作。

  

  若白一直记得,当她把那盆兰花搬回家后,心情是何等的欢欣雀跃,她想唱歌,想吹口哨,想对整个世界微笑。可是,若白最终还是笑不出来,因为,当她鼓足勇气,告诉南方“我的兰花也开了”时,他的反应异常冷漠。若白委屈得差点落下泪来,原来,她费尽周折,不过是自作多情而已。可是,她明明觉得,他是喜欢她的呀!

  

  这一段波折往事,因为真相不明,所以悬而未决,一直牵牵扯扯萦绕在若白心里,如今,它终于有了着落。

  

  可是,花开一季,不能重来,这迟来的真相讲出来又能怎样?朝花夕拾,拾起来的不过是破絮残红,倒不如不拾。

  

  想到这里,若白话到嘴边又生生地咽下,她只对南方说,那些琐碎旧事,我记不得了,我只记得那一年,我们的兰花都开得很美,红的像火,白的似雪,红白映衬,美得让人心疼,让人落泪。

  

  这样说着,若白背过身,眼泪一滴一滴全都落到心里去。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