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脑袋谁做主······ 青年文摘 alingn.com

  许多年以前,我经常对着镜子问道:“我是个帅哥吗?”随着岁月迁移,这个问题被替换了,现在我常常对着镜子忧郁地问自己:“我会完全秃顶吗?”

  

  一天,妻子给我买了个假发。我大叫:“无论我秃的程度如何,我都拒绝戴假发!”她苦苦相逼,并摆出假发的种种好处:“假发极其耐用,没有自然老化的问题,经得起极端恶劣的环境,而且永远乌黑亮丽!”听她如此语气,似乎这个“极其耐用”的假发将来还可传给我的儿子!但我认为,只有娘儿们才会戴这种东西,我誓死抗争:“我的脑袋我做主!”

  

  我的头并没有全秃,而是落下了个奇特的图案。此种图案一般人是不会有的,它是那么的独一无二。随着这个图案越来越奇形怪状,妻子的不满日渐升级——毕竟,天天看着这样的一个脑袋,并不是什么愉快之事。终于有一天她受够了。下了最后通牒:“你!限三天之内,要么戴假发,要么离婚!”

  

  男人戴假发,不是成为别人的笑柄吗?离婚更是笑话一个,都做我的孩子的娘了,准还怕她这个威胁呀!我不屑一顾地把假发扔在垃圾桶里说:“把离婚协议书拿来,文房四宝伺候!”

  

  有人说,女人恶毒起来是很可怕的。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还好好活着,不禁深感意外。只是,妻子这天没做早餐,我只得空着肚子去上班。不知是何种原因,一路上发觉许多人对我侧目而视。刚一进公司,竟笑倒一大片同事!我不安地跑到洗手间照镜子,惊讶地发现:妻子不但把我那受到一级保护的珍稀头发一根根全剃掉了,还在我亮光光的脑壳上画了只乌龟!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