赠送······ 青年文摘 alingn.com

  初三那年,爸妈外出开店,我寄居在姑妈家。邻居的张英阿姨时常来串门,聊天,她和姑妈无所不谈,如同姐妹。

  

  寒假的一天,姑妈去市场买菜,这时张阿姨过来,说借高筒水靴,因为要去江边洗衣服,江水很冷,怕打湿了鞋子。她一边说,一边自己找到了水靴。洗完衣服,又把靴子放回了原处。

  

  姑妈回来时,无意间看到水靴被人移动过,就问:“是不是张阿姨借去的?”我点点头。

  

  姑妈脸上露出意料之中的神情,有些不悦地说:“又来借,上次已经借过一次了,这次又来借。”

  

  我觉得很奇怪,不就一双水靴嘛,借去穿一下,又没弄坏。印象里姑妈也是蛮慷慨的,再说和张阿姨的关系非同一般,这次怎么就这么小气呢?

  

  姑妈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小声地说:“你呀,不知道她脚掌生病,脚趾头以前烂过,听她说是什么细菌感染,连她女儿都传染了呢!这个张英啊,真是不明事理。”我知道姑妈说她不明事理,就是没有自知之明,明知自己脚有毛病,也不担心别人会忌讳。

  

  “等一下又得用开水清洗水靴了,把细菌烫一烫。”姑妈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我答道:“开水清洗没什么效果的,现在天气这么冷,开水都没有100℃呢,一倒出来温度就更低了。还是把水靴放在太阳下晒晒吧,可以杀菌的。”

  

  “可是水靴里面晒不到,就算晒得到我也不放心。”姑妈指指门外的阳光,“你看这日光柔柔的,照在脸上都那么舒服,能杀死细菌?”

  

  “要不,把水靴放在锅里煮!”我补充道。

  

  “啊,锅是煮饭的,要吃进嘴里,那多脏呀,想想就感觉恶心,不行不行。”姑妈连声否定,“算了,还是把这双水靴送给张阿姨好了,我是不敢穿了,丢了又可惜,她常说家里穷,缺这缺那,送给她刚好,我嘛,就去重新买一双。”

  

  第二天,姑妈就买了一双新水靴。过了些天,她正要把那双旧的送过去,恰巧张阿姨过来聊天。姑妈说:“张英呀,你看,我表弟昨天送了一双水靴给我,他在外地做日用品生意,说这双水靴摆放好久了也不见人买,样式有些老了,就给我了。原来那双也挺合你脚,放着也浪费,就送给你,你可不能嫌弃哦。”

  

  张阿姨有些不好意思收,推辞着:“这……这怎么行啊,你也是花钱买的……”

  

  姑妈劝了又劝,她终于收下了,显得特别高兴。

  

  我在心里暗暗觉得姑妈有些虚伪。事后,我疑惑地问她:“为什么要把新买的水靴说成是表叔卖不掉送的呢?”

  

  姑妈笑了笑说:“把东西送给人家,也要让人家听起来合情合理的,如果让人心里猜忌,觉得是你不要了才送,或者还让她联想到是因为自己脚烂了污染了水靴,那多难为情啊,好事反倒办成了坏事,得罪人的!”

  

  是的,假如张阿姨知道了送水靴的内情,那肯定觉得不是滋味,和姑妈的关系也极可能走向淡漠甚至破裂。可事实上,从这件事后,她俩的关系一直和先前没啥两样,依然挺好。

  

  十几年过去了,每每回想此事,总能提醒我,对人情世故的某些“虚伪”应该要有新的解读。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