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恐惧症······ 青年文摘 alingn.com

  我发现——其实不仅是我,而是我和我所有的朋友都发现,我们把越来越多的时间用在手机上,准确地说,是用在微信和刚刚出现的微米上。

  

  每天起床,第一个动作就是抓过手机打开微信,各群扫一遍,看看我睡了以后大家都说了啥。接着是朋友圈,巡视亲朋好友们前半夜的风花雪月,胡吃海喝,歌舞升平,后半夜的失眠,失神,发烧,发神经;来一轮点赞,安慰,鼓励,插科打诨,这才施施然更衣如厕。在解决了最基本的生理需求之后,又要煞有介事地发个早安帖,拍张早上的太阳,或是当时想起来的任何鸡零狗碎,配上清晨感言,终于让这皇上般的早起批奏工作告一段落。

  

  接下来一天的正常 生活,还将被一次又一次的刷新动作切割得支离破碎,微信群、朋友圈、微米圈,十分钟不刷新一下就不舒服,像欠了谁什么似的。

  

  微信与之前的任何网络社交工具都不一样,它完全立足于手机,是彻头彻尾的贴身存在,也就是说,它具备随时侵占 注意力的先天基因。在这样的基因支配下,我们甚至自认为有权力谴责不常看微信的微信拥有者,有位朋友觉得微信太费时间,自觉减少了用微信的时间,群里众人便名正言顺地集体责怪她,而她也很心虚地自认理亏。过后才发现,这种名正言顺和心虚是多么无厘头。

  

  为什么不看就不舒服?我们究竟在害怕什么?一个新名词应运而生——“错过恐惧症”,你害怕错过,错过别人对自己的评论,错过上至天文下至饭桌的各式话题,错过饭局K局高大上聚会低奢涵雅集的邀约……你害怕别人在工作、社交、玩乐,只有自己百无聊赖无所事事;你害怕被热火朝天的生活落下,被飞速发展的时代落下。虽然你理智地知道事实并不如此,少混一个局、少参加一个活动,除了节约一些时间做更有价值的事,你其实没有任何损失。再者,你自己也天天忙忙忙,根本不想花一晚上面对各路牛鬼蛇神、吃着莫名其妙的食物、强撑笑容说一些不明所以的话。

  

  既然不是真怕,为什么我们仍然害怕错过呢?是从众心理抑或安全感缺失,甚至有某种深层次病态反应,类似毒瘾、网瘾。强行关机或断网显然不是办法,相信我们都试过手机没电,或是去到没有网络的地方,不是每个人都能心情愉快地把手机收起来。更大的可能是百爪挠心,逢人便问有没有充电器,或者每过三分钟重新寻找一遍网络,一旦再次上线,恍若重见天日。

  

  这真是病得不轻啊,千万不能停药。

  

  药在哪?唯存在于我们心里。

  

  好吧,让我们放下手机,清醒地知道,你所错过的一定远远多于没错过的,也知道错过以后我们不会死,身上不会少块肉,钱包里不会少几张钱,我们仍然活在这个世上,自得其乐。

  

  然后,我们就自由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