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束鲜花-心灵鸡汤······ 心灵鸡汤 alingn.com

  在法国,有一个著名的小城阿尔,是凡·高曾经生活过的地方,每年都有许多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在这里旅游度假。这里天蓝草碧,宁静和谐,似乎每一栋建筑都透出浓厚的艺术气息。可是很少有人知道,这天堂一般的地方,也曾有过血腥,有过悲伤,当然,也有人间的大爱。
  
  在城南三十多公里处,一个很不引人注意的地方,有一座小小的墓园。与众不同的是,此处没有松柏浓荫,只是一小圈的梧桐,围绕着七座坟茔。这七座坟茔中,有六座相邻很近,而第七座却在西北的角落里。居住在附近的老人都知道,最早的时候,这里只有六座坟。
  
  二十年前的一天,天空中飘着细细的雨,就在此处,默默地葬下了六个人,六个八岁到二十一岁的孩子。每年的这天,都会有一个女人抱着鲜花来到这里,依次放在那些墓前,静静地站一会儿,再把最后一束鲜花摆放在西北角不远处的空地上。女人在四周都栽了梧桐树,使得这个小小的墓园更为清幽僻静。第五年的某天,天空中依然下着雨,一座新坟出现在西北角的空地上。从此,女人的第七束鲜花不再空无所依。
  
  那六座坟里长眠着的,都是女人的孩子,那原本是欢乐的一家,她和孩子们在一起,就像生活在幸福的童话里,却从没想过有一天,她与孩子们会天人永隔。那天,天气极好,怀着春天的喜悦与生机,二十一岁的艾斯黛拉带着弟弟妹妹们出去游玩。就在无垠的田野中,他们遇见了罗伊斯,弟弟妹妹们亲热地喊着“罗伊斯哥哥”,而艾斯黛拉的脸色却变得很冷。这个罗伊斯曾经是他们的邻居,是邻家叔叔收养的一个孤儿。罗伊斯从小就聪明过人,无论看什么书都能过目不忘,他比艾斯黛拉大一岁,常给他们讲书中读来的故事。随着成长,罗伊斯和艾斯黛拉渐渐有了爱情,少年时代的爱情,总是那么纯净美好,那是一段柔情似水的时光。
  
  可是改变发生在罗伊斯离去的两年中。那年,邻家叔叔病逝,罗伊斯告别了艾斯黛拉,只身去大都市闯荡,两年后,他落魄归来,艾斯黛拉依然喜极而泣。只是在不断的接触中,她发现罗伊斯变了,目光阴沉,思想消极,似乎全世界都在负他。从他的口中,再也讲不出曾经的那些美好故事,有的只是愤世嫉俗的抱怨。艾斯黛拉还发现罗伊斯变得极自私,而且十九岁的他开始酗酒。这让艾斯黛拉心碎的同时,也不能再接受他,便毅然与之分手。不管罗伊斯怎样求她,她都态度决绝。最后,罗伊斯再次离开。
  
  而今天的相遇,艾斯黛拉却从罗伊斯的眼中看出,他根本没有改变,如果说有,就是变得比三年前更阴暗潦倒。她带着弟弟妹妹们想回家去,摆脱这个给过她甜蜜也给过她失望的男人。可是罗伊斯却拦住她,要求与她重归于好。艾斯黛拉极为生气,再次拒绝了他。罗伊斯立刻翻脸暴怒,抽出一把尖刀刺向艾斯黛拉。艾斯黛拉就这样倒在血泊中,她眼睁睁地看着那个恶魔又挥刀扑向她的弟弟妹妹们。
  
  就这样,六个孩子惨死,而罗伊斯逃之夭夭。女人含泪将孩子们亲手葬在他们遇难的地方,她的头发一下子就白了许多。那年,她每天都要坐在孩子们的坟前,心里交织着回忆的甜蜜与痛苦,也有一腔的愤怒和无奈。可是一年后,在孩子们的周年祭日,头发全白的她却带了七束鲜花来,最后一束,放在西北角的地方。她对别人说:“这个地方,是留给那个人的,他早晚都会回来!”别人问那个人是谁,她眼中闪着复杂的光,轻叹着说:“那也是一个孩子!”
  
  四年后,有人将罗伊斯的尸体送回,他在城市里的一次黑帮械斗中身亡。没人愿意认领这具尸体,最后,是她挺身而出,把罗伊斯葬在了她留下的那个位置,葬在了自己孩子的身边。人们很是不理解,问:“他害死了你所有的孩子,你还给他下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她只是淡淡地说:“我的孩子们在一起一直是快乐的,就让他看着我的孩子们在天堂里的幸福吧!”
  
  每年送的第七束鲜花,都是给罗伊斯的。有时路人也会问:“这里葬的都是你的亲人吗?”她会茫然抬头,说:“那边的六个是,这个不是!”后来,她常常对别人说:“罗伊斯小时候很聪明,也很热心,是一个很好的孩子,他常来我们家里玩儿,我没有好好地管教他,他养父去世后,我也没有收留他,让他一个人跑去外边,变成这个样子。是我不好,是我不好!就让他陪着我的孩子们吧,也许时间长了,他还能给他们讲那些美好的故事。”
  
  人们听了她的话,并没有觉得她很傻或者受了刺激,而是被她深深地感动。一个失去了六个孩子的母亲,却没有长久地让仇恨将心掩埋。她的自责,实则是对社会的一种拷问。因为缺乏爱,因为社会的冷漠,一个聪明的孩子变成了凶手。从这个角度看,罗伊斯也是受害者。
  
  许多年后,那些梧桐树已经长得很高大,白发苍苍的她依然在每年的那一天,带着鲜花来到这里。依然有人会问她,这里葬的都是什么人,她会抬起头,深情地看着七座坟茔,说:“都是我的孩子!”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