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同地方丢钱包······ 青年文摘 alingn.com

  ■让人又爱又恨的青年

  

  我有一个玫瑰红色的钱包,不知是真皮还是假皮,但制作精良,小巧玲珑。十九岁时当了个冰棒妹,得到第一个月的薪水,觉得忽然成了有产阶级。钱毕竟是钱,不可等闲视之,母亲便带我去一家百货商店,买下了我生平第一个钱包。

  

  我的钱包中钱不多,但因小巧、光滑,加上我又是个粗心大意的女子,于是数次失落,或中国,或日本,或美国,我都将它失而复得,缘分真的很深。

  

  记忆中第一次失落是在中国,早上去我任教的某大学校园打太极拳,打着打着就掉了钱包,那里面有人民币数十元、食堂餐券数张,如此而已。我惶惶然若有大失状,完全是因为那钱包对我有一份 亲情。

  

  我在校园寻寻觅觅,看见一位青涩的男孩向我走来。他胸前别的校徽,白底红字,而我的胸前也别着一枚校徽,红底白字。这说明他是学生,我是教师。

  

  “老师,这个钱包是您的吗?”他甩着头发,眼睛很亮。

  

  “是的,是的。”我有些激动。

  

  他却很冷静,问过我钱包中有何内容后,才把钱包交给我。我谢了又谢,内心很为自己任教的大学有这样的好学生而备感欣慰。

  

  不料,他先是沉默片刻,然后抬起头来,用成熟男人的腔调,一字一句地对我说:“老师,您想真心谢我吗?”

  

  “当然,当然……”我说着说着,心头爬起了不安的感觉。

  

  “那您写两封感谢信,用大红纸抄上大大的毛笔字,一张贴在大学的公告栏上,一张送到我们系主任办公室。说我拾金不昧,品德高尚。我是才入校的新生,这样可以让系里了解我,我想当班长,我在 高中、 初中都是班长呢!”

  

  一晃十多年过去了,那个当年的新生如今想必早已毕业奔赴东西,不知他是否知道当时我的内心在几分钟内的大起大落,知道这一幕如何印在我的脑海中,使我对当年的青年又爱又惋惜。

  

  ■事不关己的日本人

  

  第二次丢失那个钱包,是在日本的南部大都市福冈。

  

  福冈被评为全世界最佳居住的城市,当我家小妹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我时,我着实很有些激动,我在心里是一直把福冈视作我的第二故乡的。

  

  福冈有世界上也许最舒适的地铁,那坐椅是暗金红色丝绒的面料,富丽而亲切。车厢中乘客不多不少,仿佛是天意,每个人都有位子坐,却又不显得空荡。

  

  那天我从九州大学所在的箱崎站到博多办事,在地铁里把钱包忘记在座位上了。当我起身离开时,我相信空出的那个座位上赫然摆着我的钱包,周围心细如发的日本人一定都看见了我遗留在坐过的位子上的钱包。但居然没有一个人叫住我,提醒我。

  

  等我回到家,已是深夜十一时了,这才发现钱包掉了。我心头好一阵伤心,那里面有我刚刚领到的一笔薪水,不是一个可以轻易舍弃的数目。我走进浴室,泪水顺着莲蓬头流下的温滑的水流过我冰凉的脸颊……

  

  忽然电话铃响了,我裹起一条大毛巾从浴室冲出来:是谁?这么晚了还来电话?

  

  电话是地铁站的工作人员打来的,他首先解释说不好意思这么晚了,但怕我着急又必须打来。他说钱包刚刚找到,是地铁运行一天后进站清扫时,被工作人员发现的。

  

  我心中一阵释然和说不出的高兴,不禁问道,钱包在哪找到的?工作人员说就在座位上。

  

  就在座位上?地铁运行了整整一天,乘客上上下下,居然没有一个人去把它占为己有,多么洁身自好的日本人呀!可是为什么没有一个人拾起它,把它交给地铁站或直接交给我呢,我不禁把这疑惑问了出来。

  

  “是呀!我们日本人大都是事不关己,绝不去过问,以免招来麻烦的人呀!地铁站常拾到客人遗忘的物品,都是在晚上清扫时才发现的,很少有人捡了交给我们,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

  

  后来,我曾把此事告诉一位日本学者,他说这就是我们的民族性了,怀疑心重。万一里面有毒品怎么办?万一物主藏在旁边,你一碰,他就诬告你又怎么办?

  

  原来如此。

  

  ■美国风格

  

  我最近一次丢失此钱包,是在美国华盛顿州发生的。

  

  那天上午准备跟女友一同出去购物,我走进车库时,家中电话铃大作,慌乱之中,我顺手把手上的钱包放在汽车的后盖上就跑去接电话。接完电话出来,完全忘记了钱包的事,把车刚刚倒出车库,钱包就滑落在车库外的马路上了。

  

  等到了女友家才发现钱包不见了,立即返家来找,哪里还有什么钱包呀!

  

  我沮丧极了,钱包中钱并不多,只有十多块。可有五六张信用卡,以及驾照、医疗卡、银行卡。万一拾到钱包的人用信用卡大肆挥霍怎么办?没有驾照等于没有腿,我连车都不能开了。

  

  于是,我立即逐个通知信用卡公司、银行,马上封闭我的账户,宣布冻结。又马上去补了一张新驾照。朋友们都很关心,借钱给我先用,因一切信用卡和银行卡都要一周后才能启用,当时真的好狼狈。特别是我先生已调去加州工作。他手上所有的信用卡、银行卡也一并失效,气得他大骂我真是个糊涂女人。

  

  四天后,我收到一个没有寄出人地址的包裹,慌忙打开一看,正是我的钱包!一切都完好无缺,只是少了那十多块现金。

  

  包裹中有一张字迹潦草的英文字条,上面写道:对不起,我需要那十五块现金,其余的对你很重要,现寄还给你,祝你好运,以后小心不要再掉钱包。

  

  朋友们知道后都笑了,说这也算是美国风格吧!

  

  三次丢失钱包,三次不同的结果,体现了不同的民情、风俗和人性心理特征,想一想真有意思。

  

  我换了一个钱包,那只三次失而复得的钱包终于成为 历史,封存在我的记忆里。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