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去了,唯有你在······ 青年文摘 alingn.com

  第一次喝酒是 人生很重要的一件事情,特别是对于一个女子而言,可我居然忘掉了。但我记得第一次喝醉是什么时候。

  

  是十七岁的一个夜晚。

  

  我的闺中密友过生日,她十八我十七,我们找了个小酒馆,然后要了鱼香肉丝、花生米、凉拌黄瓜。我们那时 高二,都住校,两个人偷着跑出来,小酒馆生着炉子,很呛,可是,我们不觉得呛。

  

  很冷的冬天,她说,要不,要点酒吧?行,我说,要点酒。

  

  我装做很老练,多年后我发现越幼稚的人越要装做老练。我不断叫着店小二,上酒上酒。要了最便宜的红星二锅头,一口下去,辣,差点吐了,咳嗽几声,两个人都笑了,还是接着喝。

  

  三杯下去,人晕了,飘乎乎,我们两个眼对着眼,忽然就哭了,谁知道为什么哭。说不得,说不清,反正是抱着哭了。然后她说喜欢隔壁打篮球的中锋,我说暗恋穿藏蓝球衣的少年,再痛骂了物理和几何老师,又抱怨父母是多么不理解我们……吃的什么忘了,反正酒是很快喝完了。

  

  一人半斤,到后来,彻底晕了。相扶着出来,风正大,漫天的雪,我们唱着齐秦和王杰的歌,一边唱一边流眼泪。20世纪90年代,怀旧而沧海桑田的90年代,我们唱了一路,打赌王祖贤会不会忽然嫁齐秦,我赌的是嫁,她赌的是不嫁。十几年之后,我知道我输了,而她在大洋彼岸,早就忘记了我们打过的赌,但是,她记得我们的醉。

  

  我们都吐了,吐得胆汁都出来了,但还唱——你是不是春天一过就要走开?

  

  我们两个人醉到不认识路,转了整个小城才回到学枝。当然挨了批,班主任是年轻的男子,叫我们,傻孩子。

  

  这些美丽的往事啊。

  

  也许只有孟浪少年才会那样执著,喝到烂醉在大雪中转啊转,结果第地天就发起了烧。那是第一次喝醉,才知道喝醉了会发晕,甚至不识对面人。

  

  大洋彼岸的她,有一天给我写了一封邮件:光阴去了,唯有你在。想念十八岁的夜晚。我轻轻地读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