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 青年文摘 alingn.com

  每个人小时候都干过拿镜子折射阳光的事,尽管不是每个人都好好想过这件事。在一个有限的范围内,光线移行,但超出这一范围,光线便消失了。从这一种观察中大概可以看出小科学家朝演绎推理方向进步的智力倾向,当然并不一定如此。如此运作的世界秩序会使他完全着迷。说实在的,无论你面向何方,到处都能使你产生相似的惊讶。看起来世界收藏着无数细节,无不值得注意。

  

  如此组织起来的世界妙趣无限,崭新的发现会层出不穷。这就像一次穿过迷宫之旅,当我们穿行,迷宫在悸动,在变化,在生长。我们独自上路,但同时也是参与了全人类共同的事业,参与了各种神话、宗教、哲学、艺术的发展,以及科学的完整。驱策我们的好奇心不会满足。既然它不会随时间的流逝而削减,它便是对死亡趋向的有力的抗拒。不过,说实话,我们中的许多人在步入死亡大门时同样是怀着巨大的好奇期待,急切地想去了解生命的另一面究竟是怎样一个世界。

  

  好奇的反面是厌倦。人们得出结论,认为自己已无所不知,日光之下无新鲜事,这样的观点是错误的,它是被厌倦或病态左右的。

  

  先生,你能否使我确信,当我们一天老于一天,还会有更新鲜的景象向我们展开,就像旅途中我们每过一个新的转弯看到的那样,我能使你确信这一点。一切看起来好像都一样,但还是不一样。毫无疑问,我们是在变老,这就是说,我们的感官在弃我们而去,我们的听力日渐迟钝,我们的视力越来越弱,但我们的头脑变得敏锐了,这是我们年轻时所不具备的,它平衡了我们所失去的东西。况且,当老年人的头脑追随着感官沉沉入眠,其落败确能唤起我们的共鸣。

  

  那些由于对知识的渴望而跨到了死亡边界之外的思想者和 诗人令我尊敬,令我产生共鸣。斯威登堡的天堂是建立在无止境地获取知识并且学以致用的基础之上的,否则皇家矿业协会负责整理遗产的勤勉工作者还能怎么想?70岁的威廉布莱克去世时唱着赞美诗,他坚信——不只是相信,而且还知道——他将被载向永恒的智力猎区,再不会浪费能量或想象力。

  

  倘若有那么多人在数千年的时光里努力地发现、触摸、命名、理解一个有着无数维度的难以捉摸的现实,那么好奇心一定是一种强大的激情。那把我们说成是一个平面,说成是一张纸上的二维形影的人何其聪明;他很难解释高于这张纸一厘米、身处三维之中的什么东西,更别说身处其他维度之中的东西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